学术研究
李鹏:《台海变局下民进党的“台独”困局及其风险》【载香港《中国评论》】
时间:2020-06-20 浏览次数:364

中评社香港6月23日电/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院长李鹏教授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6月号发表专文《台海变局下民进党的“台独”困局及其风险》,作者认为: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台海地区也似乎面临着1979年以来最大的变局。过去四年,由于蔡英文当局拒不接受“九二共识”,破坏两岸互动的政治基础,进行各种“台独”分裂活动,煽动两岸民意的对抗,导致两岸关系出现严重倒退。更为严重的是,民进党当局认为中美关系恶化是其推进“台独”分裂进程的历史性机会,加大了与美国勾连的力度,企图藉助美国的支持来为抗衡大陆壮胆,并在台湾参与国际活动问题上实现“突破”。近一段时间以来,岛内外的“台独”分裂势力又开始鼓噪“正名”、“制宪”、“公投”等激进“台独”活动,台海局势面临着巨大风险。但笔者认为,如果从历史视角和着眼长远来看,民进党已经深陷“想独而不敢独,谋独而不能独,称独而不是独”的“台独”困局之中,当前台湾当局和岛内其他“台独”分裂势力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在作“困兽犹斗”的最后挣扎。在当前国际格局处于大变革大分化大调整,中美关系面临40年来最大变局,台海局势更加复杂严峻的情况下,认清台海变局背后的规律和实质,揭露认清民进党“台独”行径的本质,不仅有助于我们把握大势,坚定对两岸必然统一的信心,另一方面也提醒我们要防范由于台湾当局误判形势和侥幸心理,以及特朗普政府的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挑战。文章内容如下:

  一、辩证看待更趋复杂严峻的台海变局

  2016年民进党重新上台以来,大陆历次对台工作会议对台海形势的判断都是“更加复杂严峻”。认为台海形势复杂严峻是一个综合判断,既包括台湾岛内政局、经济社会形势和民意走向更加复杂严峻,也包括两岸关系因协商谈判中止、民间交流受阻而更加复杂严峻,还包括美国等外国势力加大打“台湾牌”,与台湾当局加紧勾连而导致台湾问题的外部环境更加复杂严峻。

  但是,复杂严峻更多描述的是台海局势在当前形势下在短时期内的一种状态,如果从中长期来看,目前复杂严峻的局面只不过是两岸关系发展历史长河和国家统一进程中的一段插曲,并不能改变两岸关系的基本格局和发展趋势。习近平总书记说过,“我们的事业越前进、越发展,新情况新问题就会越多,面临的风险和挑战就会越多,面对的不可预料的事情就会越多”。①从历史的视角看,今天台海地区的复杂严峻局面只不过是过去70年以来,特别是1979年以来,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为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而不懈奋斗,最终形成“民族复兴、国家统一是大势所趋、大义所在、民心所向”的局面后,岛内外的“台独”分裂势力的一种“垂死挣扎”和“疯狂反扑”。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空前提高,成为对国际体系和国际格局有重要影响的国家。无论世界多极化的趋势朝着什么方向发展,中国的地位和角色都不可能被忽视。近年来美国急于将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在经济、科技等领域对中国进行遏制,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它感受到中国的发展和崛起给美国带来了压力和“威胁”。知名学者阎学通教授甚至认为,“当前的国际格局,正从美国一超独大的单极格局向中美两超的两极格局转变,即两极化”。只要中国大陆的这种发展趋势持续下去,两岸之间的实力对比已经不仅仅只是朝着向有利于两岸统一的方向发展,而是越来越能够在国家统一的进程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越来越强大的大陆将在“遏制力”和“吸引力”两个层面全面碾压岛内分裂势力的“台独”图谋。

  所谓“遏制力”,主要是指大陆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遏制“台独”分裂图谋和分裂行径的决心、能力与办法。国台办发言人多次表示,“我们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有坚定的意志、充分的信心和足够的能力,挫败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图谋,绝不容忍国家分裂的历史悲剧重演”。②2019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也明确强调,“如果有人要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中国军队将不惜一切代价,坚决予以挫败,捍卫国家统一”。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东南沿海举行有针对性的系列军事演习,对李登辉的分裂图谋和“台独”以强烈震慑,对遏制“台独”分裂、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产生了重要而深远的影响。进入新世纪以来,大陆的国防现代化和军事建设更是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中国军队紧紧围绕能打仗、打胜仗,推进军事斗争准备,遂行一系列重大军事行动,大大提升了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能力。过去台湾方面曾密切关注和广泛讨论的议题,如今两岸军力对比或军力平衡等早已成为历史。而今天岛内谈及大陆对台军事斗争实力时,关注点也早已不是大陆是否具备非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的能力,而是台湾能够撑住几天的问题。问题转换的本身已经说明大陆对“台独”的军事威慑已经产生压倒性优势。

  对岛内“台独”分裂势力的分裂图谋和分裂行径进行强大威慑和遏制的根本目的,是要确保不发生“台独”分裂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造成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事实,或者发生将会导致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重大事变,或者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以便维护和平统一的前景。在保持强大“威慑力”的同时,大陆有充分的信心和足够的耐心通过增强对台湾同胞的“吸引力”来实现和平统一。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愿意以最大诚意、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前景,因为以和平方式实现统一,对两岸同胞和全民族最有利。两岸同胞要共谋和平、共护和平、共享和平”。③自从1979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确立和平统一的基本方针以来,大陆一直致力于以和平的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实现国家的最终完全统一。即便是在李登辉和陈水扁进行“台独”分裂活动异常猖獗、将两岸关系推到危险边缘的时候,大陆也努力维护着和平统一的前景。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大陆始终认为台湾同胞是我们的骨肉同胞,“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和平统一最有利于维护两岸同胞的福祉,最能够在统一后实现台湾的长治久安。正因为如此,大陆才一再说明“我们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保留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的选项,针对的是外部势力干涉和极少数台独分裂分子及其分裂活动,绝非针对台湾同胞”。④ 


    从某种角度上看,坚持和平统一比用非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需要更有信心、更有魄力、更有定力。大陆始终坚信两岸统一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是不可改变的历史潮流和趋势。1987年以来两岸开放交流的实践充分证明,祖国大陆对台湾同胞是有吸引力的,而且这种吸引力越来越强。从经济上说,大陆是台湾地区最大的交易伙伴和贸易顺差来源地,台湾对大陆的出口依存度多年维持在四成左右,两岸的经贸关系已经非常密切。从人员往来和社会交往来说,近二三十年来,每年往来大陆的台湾同胞都呈上升之势,维持在数百万人次之多。2016年民进党上台后,尽管民进党当局百般阻挠,但台湾同胞参与两岸交流、共享大陆发展机遇的热情不减,每年都有600万人次左右的台湾同胞往来大陆。随着两岸同胞交流的增多和往来的频繁,台湾同胞对大陆的瞭解越来越多,理解越来越深,认可度也越来越高。特别是民进党当局上台以来,大陆出台的“31条”、“26条”等一系列惠及台湾同胞的措施,更加增加了对台湾同胞的吸引力。

  民进党当局对两岸日益频繁深入的交流无比恐惧,担心台湾在两岸吸引力的竞争和比拼中败下阵来,企图将两岸十几年来形成的“开放式”交流格局拉回到李登辉和陈水扁时期的“限缩式”交流格局,于是采取一系列的手段来阻扰、限制和打压台湾同胞赴大陆交流。民进党当局想方设法要降低台湾经济对大陆的依存度,通过“反渗透法”对参与两岸交流的人士威逼恐吓,不遗余力抹黑“一国两制”和大陆的社会制度,实际上反映出的是民进党当局面对大陆越来越强大吸引力的一种焦虑和近乎歇斯底里式的抵触。

  因此,分析台海变局需要辩证思维,不能就事论事,就台湾论台湾,就民进党论民进党,而是应该将当前的台海局势置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以及民族复兴、国家统一的大势中来看待。当前台海局势的复杂严峻,何尝不是民进党当局看到两岸统一的历史必然性和“台独”的机会越来越渺茫的情况下的一种孤注一掷?过去民进党很多人提及统一时大都认为“不现实”、“不可能”;当提到“台独”的时候,他们有人认为“可以等”、“有机会”,等大陆“崩溃”,等美国“援救”。但是,当他们发现大陆的威慑力不断增强和吸引力不断增大,两岸2008年以后大交流大合作大发展的局面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当中国的崛起已经成为现实的时候,以及习近平总书记明确表示“民族复兴、国家统一是大势所趋、大义所在、民心所向”的时候;民进党当局认为必须要抓住美国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中美关系恶化的最后机会,加紧推动“台独”分裂进程。岛内极端“台独”势力甚至认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给蔡英文当局施加更大的压力,这才是台海形势变化如此复杂严峻的实质。

  二、认清民进党进退维谷的“台独”困局

  在面对大陆“遏制力”和“吸引力”双重压力下,民进党当局陷入了集体焦虑、迷茫和抗拒,他们既担心“被统一”成真,又担心“台独”梦碎;既害怕“台独”会导致大陆用非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又害怕不推动“台独”会被支持者抛弃,因此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台独”困局。其实,民进党的“台独”困局并非始于今日,而是从民进党成立开始就困扰着民进党。大陆知名台湾研究专家林劲教授认为,从民进党成立,“台独”主张成为民进党政治主张中最具特色、最受关注的部分,直接影响了该党的发展。⑤民进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党,对于涉台研究的学者来说,从不同的角度观察可能会有不同的结论。但是,对多数大陆普通民众来说,民进党就是“台独党”,这是他们对民进党最直观和最简单的认知。造成这种直观感受和刻板印象的最根本原因,就在于民进党从未改变和放弃“台独”分裂主张,每次为了因应选举而闹得沸沸扬扬的所谓“台独”转型最后都以“雷声大雨点小”而告终。 


    如果说民进党在野时期,更多的是将“台独”作为一种理念或主张,作为与国民党竞争的一个工具或手段,对两岸关系伤害有限的话,那么从2000年民进党成为台湾地区的执政党以后,其“台独”主张和“台独”行径就对两岸关系带来实实在在的挑战和威胁。在陈水扁当政时期,他刻意操弄统“独”议题,抛出“一边一国”、“正名制宪”、“入联公投”等“激进台独”和“法理台独”的主张,并付诸实践,将两岸关系推到危机的边缘。蔡英文上台后,一改陈水扁“激进台独”的风格,在“维持现状”的幌子下推进“渐进台独”,并容忍和默许赖清德、苏贞昌、游锡堃等人赤裸裸的“台独”分裂言论,对激进“台独”活动也采取放任和纵容的态度,企图以分进合击、殊途同归的方式达到“法理台独”的目的。但是,无论是陈水扁的“激进台独”,还是蔡英文的“渐进台独”,都无法摆脱民进党“想独而不敢独,谋独而不能独,称独而不是独”的宿命。

  不可否认的是,民进党内很多人想要实现“台湾独立”。不管是出于理念还是为了工具性地运用,民进党内有一部分人是“台独”的坚定主张者和推动者。对一些民进党人来说,对“台独”理念的坚持和对“台独”工具性地利用是不矛盾的。当主张“台独”既可以骗取选票,又能够巩固自己在党内政治斗争中的地位时,他们便展现出无良政客的本质,即将个人利益置于党派利益之上,将党派利益置于台湾人民利益之上。至于“台独”会不会造成两岸关系的紧张,会不会损害到绝大多数台湾人民的福祉,都不在这些政客的考量之列。民进党的这些政客非常清楚,“台独”从来都不是“想不想”的问题,而是“敢不敢”和“能不能”的问题。大陆反复警告“台独就等于战争”,这将会使台湾付出惨痛的代价,也会使这些民进党政客的利益归零,连陈水扁也不得不承认“台独”“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民进党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开始调整“台独”论述,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台湾前途决议文”,声称台湾已经是“主权独立国家”,名字叫“中华民国”。但是,民进党内很多人心知肚明这一论述当时只是出于选举需要,有自欺欺人之嫌,他们对此并不甘心,依然企图通过“修宪”、“制宪”、“正名”、“入联”等路径来实现所谓的“国家正常化”。

  蔡英文上台后所实行的政策,其实是李登辉分裂路线和陈水扁“台独”路线的延续。而相较于李登辉和陈水扁,蔡英文的政策和做法更具欺骗性,是一种糅合了李登辉的“两国论”、陈水扁的“一边一国论”和蓝营“中华民国”论调的新型“台独”论述。蔡英文所采取的策略是“只做不说”,或者“自己做别人说”,比如蔡英文抛出的“中华民国台湾”就具有典型的投机性和欺骗性。一般来说,台湾的民调机构在问及台湾民众对两岸最终走向的看法时,大致有“三分法”和“五分法”。“三分法”包括“统一”、“独立”、“维持现状”,“五分法”包括“统一”、“维持现状后统一”、“永远维持现状”、“维持现状后独立”、“独立”。而蔡英文的“中华民国台湾”的说辞却不属于“三分法”或“五分法”的任何一个选项,而想表达的是“维持现状就是独立”。事实上,这种投机式的表述恰恰反映了蔡英文并没有脱离民进党长期以来的“台独”困局,反而坐实了“想独而不敢独,谋独而不能独,称独而不是独”的无奈。台湾是否是“主权独立国家”,维持现状是否就是“独立”,从来都不是台湾自己说了就算。只要大陆坚决反对“台独”分裂活动,只要国际社会维持一个中国的框架,无论台湾当局搞多少花招,都是徒劳和无效的,都绝无可能让台湾成为“独立国家”或“正常国家”。台湾当局的“台独”折腾,最终损耗的是台湾自己的利益和台湾人民的福祉,最终也只会再次落得“做不到就是做不到”的感叹


    三、警惕美台孤注一掷的“台独”风险

  大陆对台遏制力和吸引力的大幅提升,民进党的“台独”深陷困局,并不意味着台海形势高枕无忧。在中美关系不断恶化的背景下,民进党当局认为目前是依靠美国的支持推进“台独”进程的最好机会,在民进党当局的形势误判和侥幸心理、以及美国对台决策混乱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不能排除“台独”分裂势力孤注一掷和中美在台湾问题上擦枪走火的可能性。

  民进党长期以来对大陆的认知中充满无知和偏见。多数民进党人与大陆接触极少,对大陆缺乏基本的瞭解,特别是对大陆的政治体制、政治文化、决策过程、民意走向的认知有着先入为主的偏见,与事实有相当的差距。很多民进党人不断通过主观自我心理暗示,错误地认为目前的国际环境对大陆不利,大陆会出于实现两个百年目标和民族复兴的考虑,“适度容忍”台湾当局的“台独”分裂行径。刘国深教授认为,民进党支持者当中的一部分“极端台独”人士,由于他们的知识结构和价值体系异于常理,在他们的观念中,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将彻底扼杀“台湾独立”的可能性,因此,近年来利用民进党在台执政大玩各种花招的“台独边缘政策”游戏。⑥陈先才教授观察到,在绿营全面执政下,尤其是不少具有深绿意识形态的政治人物进入执政团队,“台独”势力在岛内的生存环境大为改善,特别是在获取政治、财力、人力以及媒体等资源方面的能力大为增强,“独派”的嚣张气焰有所升高,“独派”势力推动“台独”冒险活动的心理预期明显上升,其意愿也大为增大。⑦ 蔡英文当局最近一系列“以疫谋独”的做法,“台独”势力再次鼓噪“制宪”、“正名”,都不得不让人警惕台湾当局是否要走回陈水扁时期“激进台独”和“法理台独”的危险道路。

  在中美战略竞争的态势下,美国加大打“台湾牌”的力度,无疑也为台海地区带来新的风险。美国对蔡英文当局的支持,很容易被民进党和岛内“台独”分裂势力解读为对“台独”的支持,会让他们有恃无恐、肆无忌惮地进行“台独”分裂活动。岛内外的“台独”分裂势力通过加大对美国国会议员的游说来狐假虎威。美国国会近年来通过一系列涉台法案,企图从法律层面提升美台政治安全关系,同时通过修改某些字眼、偷换某些概念的手法企图为“台独”提供法理依据。在目前中美关系的氛围下,特朗普政府对这些法案都采取“来者不拒、一律签署”的态度。而美国白宫、国务院、国防部等部门中主张对华强硬和支持台湾的官员居多,他们虽公开表示国会的法案对他们的政策选择没有约束力,但实际上却明里暗里在执行和落实这些法案中的部分内容,这都使得美国对台决策中的危险性和不确定性增加。中方一贯强调,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中最重要最敏感的核心问题。如果美方错误地将台湾问题作为与中国进行战略竞争的筹码,利用“台独”来试探中国政府的底线,对“台独”采取纵容和庇护的做法,如不收敛,势必会使中美在台湾问题上出现新一轮的危机。

  习近平总书记4月8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务会议上指出,“要坚持底线思维,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这里理应包括防范美国介入导致解决台湾问题的外部环境变化的准备。国台办发言人5月8日再度警告,“绝不为各种形式的‘台独’分裂活动留下任何空间。我们有坚定的意志、充分的信心、足够的能力挫败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图谋,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无论是“台独”边缘政策还是“台独”冒险心理,都会遭到大陆的遏制和挫败。美国并不是“台独”的“护航员”和“救命草”,大陆不惜一切代价遏制“台独”分裂的决心是美国不具备的。今天的中国不是朝鲜战争时期的中国,作为中国领土的台湾也不是朝鲜半岛,一旦大陆被迫采用非和平方式遏制“台独”分裂活动,定会不取得胜利决不甘休。而历史上,一些国家或地区抱美国大腿,寄希望于美国力挺,但最后被美国无情抛弃的例子比比皆是。民进党当局和“台独”分裂势力要认清台海变局的实质,摒弃侥幸心理,不要让形势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危险地步。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台海风险研究”【18VFH017】阶段性成果]


注释:

  ①习近平:《关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几个问题》,《求是》,2019年第7期。

  ②《国台办:有足够能力挫败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图谋》,人民网国际频道,2018年01月31日10:18,http://tw.people.com.cn/n1/2018/0131/c14657-29797615.html。

  ③习近平:《为实现民族伟大复兴 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而共同奋斗——〈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网站,2019年1月2日,http://www.gwytb.gov.cn/zt/xijinpingzhuanti/。

  ④习近平:《为实现民族伟大复兴 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而共同奋斗——〈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网站,2019年1月2日,http://www.gwytb.gov.cn/zt/xijinpingzhuanti/。

  ⑤林劲:《民进党大陆政策的演变》,《台湾研究集刊》,2001年第1期。

  ⑥刘国深:《两岸关系是否会“极限爆炸”?》,《中国评论》,2020年5月号。

  ⑦陈先才:《民进党重返执政后“台独”势力最新发展态势分析》,《台湾研究》,2017年第3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