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建设
【联合早报】陈孔立:盖棺论定谈史明
时间:2019-09-30 浏览次数:17

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资深教授 陈孔立:

“台独大佬”史明(1918年—2019年)活了很久,现在终于走了。本文从台独运动和台独史观两个方面对他加以评论。

作为台独运动领袖之一的史明,注定失败。

我和史明有过一次接触,那是1986年7月在芝加哥大学举办的台湾问题国际研讨会上。当年史明被台湾当局通缉,台湾学者都不敢和他接触。有一位学者告诉我:“你们的史明来了。”他指的是史明曾经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活动。

实际上,史明是我们的老相识,我就写过批判他的文章。当时我提交的论文是《清代台湾分类械斗的若干问题》,纯粹是一篇历史学的学术论文,可是宣读以后,有人马上从政治角度向我提问。他们问道:你说清代台湾是移民社会,为什么却变成殖民社会、台湾人民饱受外来统治之苦?一个国家关心的是土地,还是人民?

提问者有史明,也有因为美丽岛事件被国民党政府判刑的吕秀莲。给我的答辩时间只有五分钟,但已足够。我对史明的外来统治论作了重点批驳。为什么当时在台湾当官的都不是台湾人,是因为清朝有回避制度,不只是台湾人不能在台湾当官,福建人也不能在福建当官,浙江人也不能在浙江当官。为什么台湾的米要运到福建来,那是因为台湾产米不能不卖,福建缺米不能不买。每当福建、台湾都丰收时,福建不买台湾的米,台湾有米卖不出去,造成“熟荒”,日子就不好过了。我讲了以后,他们就不再提问了。这是我第一次同台独理论家面对面的交锋。

过后,看到他一个人孤单地坐在那里,我们便主动地过去找他。我们告诉他,读过他写的《台湾人四百年史》,接着谈到他当时的情况。他说,他没有“牵手”(指妻子),也没有孩子,现在68岁了,一个人在日本开一家面食店,除了自己的生活费用以外,剩下的钱全部用于“革命”。他把台独当作革命,当作自己的事业。

史明寄希望于蔡英文

我问他,台独有前途吗?他说有,主要依靠工农阶级。我说,现在台湾农民不会有革命的意愿。他说,是的,主要看工人。我说,台湾工人受国民党的控制很厉害。他说,是的,“我主要依靠流动性强的工人,如汽车司机、火车司机等等”。我想,这能有多大力量?我看他是明知无望而在硬撑。

看到他那老迈孤独的身影,我感到既可怜又可悲,因为他选了一条必然失败的道路。当年他给我留下他的地址:日本东京都丰岛区西池袋1-23-4;并说如果我们去东京,他会带我们去玩。

史明毕生从事台独运动,被称为“台独教父”“台独大佬”“台独革命家”。他始终坚持台独的主张,在台湾还组织独立台湾会,主张应尽早推翻中华民国的“殖民体制与特权”,同时建立台湾国。实际上,他早已知道自己看不到台独了。有人采访他,他说“年轻真好”,可是他已经老了,“如果看不到独立的那天,这些受苦就全失去意义,而当痛苦失去意义,就只剩绝对的痛苦了”。记者问他,“现在真正坚持台湾独立的人看来却很少,是否仍感孤单?”他感叹:“孤单啊!但要克服!”

史明曾经哀叹道:“台湾离独立还很遥远。”其实何止遥远,而是根本做不到。一些台独分子已经断言,“台独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台独是梦,根本做不到,因为最佳时机已过”“台独建国已没有市场”。

史明把希望寄托在谁的身上呢?蔡英文。他说,2020年选举,蔡英文若没上,史明及400年来的独立运动就全部被丢掉。蔡英文上台以后,有意抬高史明的地位,先是聘他为领导人办公室资政,后来还拥抱史明,为他庆生。当史明跌倒受伤时,蔡英文还赶往医院探望,可见她对这个台独大佬感情至深。蔡英文表明她要当史明的继承人,她说,史明一生为了台湾主权独立在奋斗,“他的未竟志业,我会永远记在心里”。

作为台独运动领袖之一的史明,妄图逆潮流而动,注定会以彻底失败告终,这也是他的继承者和一切台独分裂主义者共同的下场。

史明许多观点站不住脚

作为台独史观始作俑者的史明,贻害后人。史明所著的《台湾人四百年史》是第一部用台独史观写成的台湾史著作,1962年在东京出版日文本。他的“台湾民族论”认为,台湾人不是作为中华民族一部分的汉人、高山族人,而是一个独立的民族,所以台湾人不是中国人。

史明的台湾民族论有两个特点,其一是强调“本地社会和本地人”,认为他们并没有“被吞没为中国、中国人的一部分”;其二是把民族与阶级等同起来,把统治与被统治关系归结为殖民与被殖民关系,把统治阶级视为外来殖民统治,把统治阶级称为“大陆汉人”、被统治阶级称为“台湾汉人”。

此外,史明还为台独史观建构了这样一些观点:台湾从荷据、郑代、清朝、日据都是殖民地,台湾与大陆属于不同的经济圈,台湾人不属于中华民族,而是具有台湾意识的台湾民族。台湾民族形成之后,便开始“反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外来殖民统治的民族独立运动”,台湾人求生存的唯一途径是自决、独立等等。

《台湾人四百年史》1980年出版中文本,开始在台湾传播。此后,台湾内部一些具有台独思想的人也开始建构台湾文化民族主义和台独史观。台湾文化民族主义是在20世纪80年代受台湾党外运动影响,由支持台湾民族主义运动的人文知识分子建构起来的。有的学者指出,它的出现要比政治反对运动的民族主义动员稍晚,而且具有“企图将台湾文化‘去中国化’之后再‘民族化’的特色”,以及高度的政治化性质。

应当指出,史明的许多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应当加以批判和澄清。

1991年台湾统盟主席、人间出版社社长陈映真向北京提出要求,组织人力批判史明的《台湾人四百年史》,北京把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台湾研究所。我当即发动本所人员撰写论文,一共写了17篇,1993年完稿,1994年由陈映真以《史明台湾史论的虚构》为书名在台湾出版,作者全部用的是笔名。这是两岸第一本批判“台独史观”的学术著作。我当年写了《评所谓“台湾汉人”与“大陆汉人”》一文,指出这是史明建构台湾民族论的重要理论依据之一,它在理论上是错误的,实际上也讲不通,一旦抽掉了这一理论,台独史观就没有多少依据了。

后来,史明为了拉拢外省人,就对台湾民族给予新的含义,认为只要能够理解台湾民族主义及台湾独立运动的必然性,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台湾人。他把一部分外省人视为台湾人的一部分,因为这些人共同受到中国国民党政府的压迫,并且已经逐渐融入台湾人当中。应当说,史明的台独史观对台独分子及一些追随者有一定的影响,被他们视为“台独建国和精神导师”。

台湾史观将导致严重后果

应当说,经过李、扁、马、蔡当局20多年的建构,台独史观已经基本上建成,并且已经在台湾历史教育中占有主导地位。台独史观的主要特性就是“去中国化”,为此,也就需要“台湾化”及“皇民化”。去中国化和台湾化、皇民化是一体两面。台独史观的政治目的就是要把台湾与中国对立起来,塑造一个以台湾为核心的“国史”,建立“以台湾为主体的下一代史观”,使台湾学生和年轻一代成为在政治、文化以及民族上完全不认同中国的一个群体。有人公然提出,要“让台湾囝仔有台湾的史观,摆脱中国的奴役教育”“台湾史才是国史”。

台独史观的传播不是因为它本身有什么魅力,而是在于政治社会化。政治社会化是一个政治的教育训练过程,就是把当权者所认同的政治取向和行为规范传授给所有成员的过程,它通过家庭、学校、社会共同体、大众传播媒介、信息网络等等途径,塑造社会成员政治心理和政治意识。台独史观就是经历多年来的政治社会化过程建构起来的。

台独史观已经和必将导致严重的后果,严重扭曲台湾民众的认识和视野,不再认为自己与中国历史和中国文化有必然联系,把两岸认同彻底割裂,鼓吹“天然独”或“天然台”,误导民众的国家认同,以致走向台独分裂的危险道路。作为台独史观始作俑者的史明,带出了一批徒子徒孙,广泛散布台独史观,流毒世间,贻害后人。

原文链接:http://www.zaobao.com/forum/views/opinion/story20190927-992410

(责任编辑:万晓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