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张文生:台湾“时代力量”党的政治主张与发展趋势
时间:2018-03-02 浏览次数:354


张文生


1.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福建 厦门 361005;2.厦门大学 台湾研究中心,福建 厦门 361005)


    摘时代力量”党在台湾社会“反中反统”的政治氛围中产生,是“台独”色彩鲜明的激进“台独”政党。从短期看,“时代力量”党仍处于上升的态势;从长期来看,“时代力量”的政治主张极端,其最终难脱泡沫化的命运。

关键词“时代力量”政治主张;发展趋势


  

The Political Opinion and Development Trend of Taiwan Era Power” Party

Zhang Wensheng

  

Abstract: The “Era Power” Party emerged from the political atmosphere of “anti - China and anti -Reunification in Taiwan society. It is a radical Party of“Taiwan independence. In the short term, the Party is still on the rise. But in the long run, it cant avoid the ultimate fate of disappearance as its political stand is found to be too extreme.

Key Words: “Era Power” Party, political opinion, developmenttrend

  

2016116日的“立委”选举中,台湾新兴政党“时代力量”获得了6.1%的政党票,赢得了5“立委”席次,成为台湾“立法院”的第三大党。“时代力量”的成立和崛起,时间不长,但是反映了台湾社会部分民意对传统政治格局的不满,也是近年来台湾青年受到“台独”势力“去中国化”毒害的反映。从长远来看,极“独”色彩浓厚的“时代力量”难逃泡沫化的政治命运;但从短期来看,“时代力量”仍然有可能在绿营执政的背景下获得一定的发展空间。由于“时代力量”是一个危害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政治势力,两岸人民应当警惕其发展,关注其政治动向。

一、台湾“时代力量”党的成立背景

“时代力量”党是台湾社会民粹主义极端发展的政治产物,是长期以来“独派”政治势力推波助澜的结果,是台湾青年受“去中国化”毒害生出的恶之花。

(一)“时代力量”党是台湾社会民粹主义极端发展的政治产物

上世纪90年代台湾政治转型以来,个人主义在台湾社会盛行,每个人都可以极端申张个人的权利和利益,尤其是政治人物,为了个人政治利益,不择手段,煽动以个人主义为基础的民粹主义的发展,展开以“民主”为名的政治斗争。2008年马英九当政后,以民进党为代表的绿营政治势力更是变本加厉地推进台湾社会民粹主义的发展,鼓动社会各个阶层走上街头,以体制外的抗争打破体制内的力量结构。从野草莓运动”“反旺中事件”,至所谓的“太阳花学运”,抗争不断升级,矛头指向国民党及其施政路线。

20143月,台湾发生了以“反服贸”为号召的所谓“太阳花学运”,许多青年学生被卷入其中,导致了两岸关系和台湾政局的重大转折,使得两岸两会协议在台湾“立法院”面临新的牵制,也导致国民党在2014年底的“九合一选举”以及2016年初的“总统”“立委”选举的惨败。在“太阳花学运”过程中,某些政治势力以社运组织的名义插手其中,成为影响甚至操纵学运的幕后黑手,其中就包括原台湾中研院副研究员黄国昌,以及林义雄操纵的社运组织公民组合。学运之后,社运组织和其中的活跃分子纷纷转入政治和选举活动,试图借着学运引发的风潮,取得政治上的利益。

(二)“时代力量”党是长期以来“独派”政治势力推波助澜的结果

早在“太阳花学运”发生之前,林义雄等人主导的“公民组合”就试图筹组以社运装扮、以“公平、正义、民主”粉饰、极色彩的新政党。“太阳花学运”之后,派各路人马发现有利可图,极力争夺新政党的主导权。2015年,原“公民组合”的成员分化为两个小党参政,一是“时代力量”,二是“社会民主党”。“时代力量”党以林峯正、林世煜等人为主导,在筹备成立过程中邀请到了林义雄、李远哲等助讲,同时绿营学者徐永明、“社运”导师黄国昌加盟,“时代力量”声势上涨,原本计划筹组“台独行动党”的金恒炜、陈师孟等人,也决定暂不组党,宣布支持“时代力量”。2015913日,“时代力量”正式成立,由党员通过网络直选产生黄国昌、徐永明、黄秀祯、林峯正、林昶佐、林世煜、冯光远7人组成主席团,并选举黄国昌为第一任党主席。“社会民主党”则以“社运活跃人士”范云为召集人,主张“政治是为了追求更加美好的生活”,在理念上相对务实一些。2015817日,“社会民主党”和绿党签署合作备忘录,宣布共组参政联盟“绿党社会民主党联盟”(以下简称“绿社盟”),投入“立委”选举,以“淘汰中国国民党、制衡民主进步党”为目标,力促两党不过半,改变向财团倾斜、不顾弱势和少数的旧政治。

“时代力量”和“绿社盟”均提名候选人参加了2016年“立委”选举。“时代力量”提名了5席区域“立委”候选人和6席不分区“立委”候选人。5席区域“立委”候选人是:新北市第12选区的黄国昌、台中市第3选区的洪慈庸、台北市第5选区的林昶佐(即闪灵乐团主唱Freddy)、新竹市的邱显智、台北市第4选区的林少驰。6席不分区“立委”候选人是:“原住民”代表高潞以用、政治学者徐永明、前台大经济系主任郑秀玲、环保人权律师柯劭臻、社福代表林依莹、反核导演柯一正。

1 “立委”政党席次

政党

区域当选名额

不分区当选名额

当选名额

比率%

民主进步党

50

18

68

60.18

中国国民党

24

11

35

30.97

“时代力量”

3

2

5

4.42

亲民党

0

3

3

2.65

无党团结联盟

1

0

1

0.88

1

0

1

0.88


(三)“时代力量”党是台湾青年受“去中国化”毒害生出的恶之花

“时代力量”的产生与青年选民的支持密切相关。这一代台湾青年成长于台湾政治转型期,深受李登辉及陈水扁当政时期的“去中国化”的“文化台独”政策的毒害,“台独”认同与排他性的“台湾人”认同的比例明显上升,甚至于被蔡英文称为“天然独”。再加上近年来台湾经济衰颓,台湾青年成为高房价、高物价、高失业的最大受害者,对现状的不满和失望突出,因此,这一代青年也成为“独”派政治势力极力拉拢与利用的对象。“时代力量”的主要领导者从2012年起就开始插手台湾的学生运动,公开或幕后操纵台湾学生运动,尤其是“太阳花学运”的过程中,黄国昌被列入核心的“五人决策小组”,成为台湾舆论所谓的“学运导师”,选后黄国昌利用学运积累的资本投入政坛。2016年11月“台湾智库”发布的民调甚至显示,“时代力量支持者明显以20-29岁与30-39岁的年轻高学历族群为主,教育程度大学及以上中,约莫三成的人支持时代力量,为各政党中最高”。[]民调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部分台湾青年成为“时代力量”党产生和发展的主要支持力量。

在各种政治势力的支持下,“时代力量”在2016116日的“立委”选举中当选3席区域“立委”,即黄国昌、洪慈庸、林昶佐。在政党票中,有18个政党参与竞争,只有民进党、国民党、亲民党、“时代力量”的得票率超过了5%的政党门槛。“时代力量”的政党得票率为6.11%,排名第4,获得2席不分区“立委”,即由高潞以用、徐永明当选。“时代力量”在“立法院”获得总共5“立委”,成为“立法院”的第三大党,暂时在台湾政坛站住了脚。


(下略,全文请参见《台湾研究集刊》2017年第6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