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建设
【中评社】郑剑:为何台湾问题是中国核心利益的核心?
时间:2022-11-22 浏览次数:10

中评社北京11月22日电(记者 张爽)厦门大学台湾研究中心讲座教授、全国台湾研究会理事郑剑11月20日在庆祝南京大学台湾研究所成立三十周年暨两岸关系学术研讨会上表示,“台湾问题是中国核心利益的核心利益”一个核心的意涵,就是把处理好台湾问题进一步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旨在告诫美国政府、其他干涉势力以及台湾当局:中国大陆方面为了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反对“台独”分裂和国际干预,将不惜一切代价,甚至宁可现代化建设进程晚一些、“两步走”的总战略安排推迟一些、部分地区和领域的重大建设和发展项目缓一缓。

以下是发言全文:

上次我在第三十届台湾民情学术研讨会上,谈了为什么“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第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今天这次会,聊聊为什么“台湾问题是中国核心利益的核心”。

11月14日,习近平在中美元首巴厘岛会晤中对拜登谈及台湾问题的重要性和敏感性时,完整的表述是“台湾问题是中国核心利益中的核心,是中美关系政治基础中的基础,是中美关系第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我认为,这段完整的表述,实际是中国大陆在新时代给台湾问题立规矩、划红线的“新三句”,针对的是国际上的干涉势力和台湾岛内的“台独”势力联手挑衅逼迫、进逼红线行经。

对于为什么“台湾问题是中国核心利益的核心”,各方面有不少解读,笔者不再全面叙述自己的理解和解读了。只谈一点,我认为,“台湾问题是中国核心利益的核心利益”一个核心的意涵,就是把处理好台湾问题进一步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旨在告诫美国政府、其他干涉势力以及台湾当局:中国大陆方面为了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反对“台独”分裂和国际干预,将不惜一切代价,甚至宁可现代化建设进程晚一些、“两步走”的总战略安排推迟一些、部分地区和领域的重大建设和发展项目缓一缓。因为中国的核心利益很多,但能成为“中国核心利益的核心”的,应该是有限的。就我所知,迄今只有台湾问题被中国大陆方面直接表述为“中国核心利益的核心”。所以说,在台湾问题上“不惜一切代价”的斗争,应该包括宁可在建设和发展上慢一些这样的“代价”。

当前对台湾问题重要性敏感性进行如此前所未有的强调,根本原因在于来自美国等国际干涉势力与台湾的“台独”分裂势力联手挑衅逼迫,一步步逼近红线的危险形势所迫。美国拜登政府10月12日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文件宣称,未来十年是中美“决定性十年”。台湾问题势必首当其冲,持续被美国视为首要战略抓手,美国拜登政府还是以后的什么美国政府,一时尚不会打消或降低打“台湾牌”的战略冲动。美国准备与中国大陆“决战”什么?主要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中国大陆在发展上不能超过美国,不见得是GDP总量不超越美国,更可能是美国“小院高墙”里面的元素不超过美国,核心是科技、金融和军事势力;另一个是国际规则及其制定权不能被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或西方老牌霸权主义之外的新兴力量来掌握和主导,发言权提升也容不得。否则的话,他们近代以来在国际上持续享有的软硬优势地位将被真正打破,也就再也没有垄断性的高额经济、战略和政治利益独享了,他们怎能不千方百计打压遏制?

为了达到“outcompete”中国大陆的目标,美国在对华战略竞争框架下推动价值观联盟、经济科技战、军事安全围堵等一系列战略性举措。其中,打“台湾牌”与美国这些战略性举措几乎无不具有不同程度关性联,都是其抓手。换言之,美国可以通过策动、利用甚至引爆台湾问题,达到谋取针对中国大陆的价值观联盟、经济科技战、军事安全围堵战略效应。而美国这样的战略设计,也决定了中国大陆不会因为要发展经济、按时实现现代化而无视国际干涉和“台独”分裂的挑衅逼迫、进逼红线行经。

时下,台湾地区的“九合一选举”投票日快到了,民进党选情堪忧,为挽救选情持续打“倚美谋独”“反中抗中”牌。更大的问题在于,明年台湾地区由要进入“大选”年了,“九合一选举”与这场选举无缝连接,民进党会将主打什么牌?必然还是“反中抗中”“倚美谋独”,因为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执政6年半的第一位的经验就是“反中抗中”“倚美谋独”。美国拜登总统虽然在11月14日的中美首脑会晤中在台湾问题上做出缓和的表态,但这不是他第一次做出缓和的表态了,下一步他还会继续“说一套、做一套”吗?2023年,俄乌冲突大概会有一个结果,无论俄罗斯、乌克兰谁输谁赢,民进党和美国一定会利用,并把“全政府”的压力进一步向中国大陆转移。所以,未来一段时期,台海恐怕风高浪急可期,惊涛骇浪也不能排除。仅就眼前来说,如果麦卡锡如愿当选美国众议院议长,这几股破坏性力量叠加在一起,届时的台海局面可能比8月初佩罗西窜台更危险。

面对这样的挑战,中国大陆方面必然会立规矩、划红线,表明严正立场。

在11月14日这个“新三句”之前,中国大陆方面对台湾问题也有过一次极高强度、极其严肃的类似表述,就是2004年5月17日中台办、国台办就两岸关系发表的声明:“中国人民不怕鬼、不信邪。在中国人民面前,没有任何事情比捍卫自己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更为重要、更加神圣。”后面一句也是“不惜一切代价”。因为那个时候,一方面民进党陈水扁当局连选连任,持续推进“法理台独”;另一方面,国际上和台湾岛内有一种论调,认为大陆要搞现代化建设、办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0年上海世博会,不会“反应过度”。

显然,2022年11月14日的这个“新三句”表述,比18年前的力度更大!

或许有人会问,这不是上了美国的当了?美国不就是为了迟滞中国的现代化和民族复兴进程才打“台湾牌”的吗?我认为,这个问题不能这么简单地看。因为台湾一旦在形式上、内容上、实质上完全从中国脱离,便意味着中国大陆的现代化建设所处的外部处境,比之时下美国所蓄意制造的这种恶化状态进一步断崖式恶化。届时,中国大陆的内部也可能出问题。1982年9月,邓小平就时任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说过,如果中国不收回香港,就意味着中国政府是晚晴政府,中国领导人是李鸿章。在台湾问题上,邓小平这个论断依然成立。更何况,如果台湾问题解决了,统一后中国建设和发展的外部环境条件,不见得就必然会被美国以俄乌冲突方式彻底破坏,中国更可能甩掉包袱、轻装上阵,建设发展得更好更快!

进一步讲,未来根本不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性:就是台湾“独立”了、美国侵略驻军台湾地区了,大陆方面仍然可以有适当的内外环境安安稳稳地搞建设、无动于衷发展和积蓄力量。等力量积蓄够了,再去从容解决台湾问题。即便存在这样的可能,解决台湾问题恐怕还要再等100年,那就是实质承认“台湾独立”。

所以,也正是因为“台湾问题是中国核心利益的核心利益”,才有下一句话: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政治基础的基础,是中美关系第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换言之,“台湾问题是中国核心利益中的核心,是中美关系政治基础的基础,是中美关系第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构成新时代在中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立规矩、划红线,应对国际和岛内挑衅逼迫的“新三句”。

原文转载至中评社,原文标题“郑剑:为何台湾问题是中国核心利益的核心?”。原文链接:

http://bj.crntt.com/crn-webapp/touch/detail.jsp?coluid=3&kindid=0&docid=106527709

(编辑:邹传鑫;责编:杨畅;编审:杨昆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