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建设
【中评社】张文生:柯风韩流 2020无法回避的力量
时间:2019-03-22 浏览次数:23

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副院长张文生教授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3月号发表专文《从2014到2018:柯文哲与韩国瑜》。


作者认为:“从2014年参选台北市长掀起柯文哲旋风到2018年韩国瑜参选高雄市长掀起‘韩流’,韩国瑜和柯文哲在台湾政坛都维系了相对稳定的支持率,是台湾社会不可忽视的一股政治力量,对岛内政局和两岸关系都带来直接的影响,不能不加以关注和研究。”“韩国瑜、柯文哲成为影响台湾政局发展的重要政治人物,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过程中,也无法回避韩柯因素的对抗与影响。”文章内容如下: 

  从2014年参选台北市长掀起柯文哲旋风到2018年韩国瑜参选高雄市长掀起“韩流”,韩国瑜和柯文哲在台湾政坛都维系了相对稳定的支持率,是台湾社会不可忽视的一股政治力量,对岛内政局和两岸关系都带来直接的影响。 

  一、序言 

  2018年11月24日,台湾地区“9合1选举”落下了帷幕,韩国瑜在高雄市获得892545票,胜出陈其迈的742239票15万票;而无党籍的台北市长柯文哲在蓝绿的夹杀之下,以微弱多数胜出,获得连任。 

  柯文哲是台湾大学医学院著名医生。2014年1月,柯文哲宣布投入台北市长选举。在2014年的“9合1选举”中,柯文哲异军突起,在民进党的支持下参选台北市长并且当选。柯文哲本是台大医生,并无从政经历,民进党为了突破长期以来台北市蓝大绿小的结构,礼让和支持无党籍的柯文哲参选,并且成功当选,形成了一股所谓的“白色力量”。经过近四年的政坛锤打,柯文哲经验更加丰富,实力更加稳定,民意支持率甚至有超出蔡英文、赖清德的趋势,引起民进党的警惕,与民进党之间貌合神离。2018年底的台北市长选举中,民进党提名姚文智参选,国民党提名丁守中参选,柯文哲的连任之路面临蓝绿双方的夹杀态势。但是柯文哲仍然以胜出丁守中3254票的微弱多数突围,连任成功。比较2014年和2018年柯文哲的选举之路,既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反映了四年来台湾政治生态的变化与台湾民意的发展。

韩国瑜,曾连任台湾地区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立法委员”,历任“内政及边政委员会”、“国防委员会”召集委员、程序委员,国民党团首席副书记长等。后因得罪国民党高层不获提名,被迫离开政坛。此后曾任台北市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2017年8月,韩国瑜被提名为国民党高雄市党部主委。2018年11月24日,韩国瑜当选高雄市长,击败民进党对手陈其迈,结束了民进党在高雄执政20年的历史。韩国瑜的参选在台湾政坛刮起了“韩流”,提振了国民党支持者的信心,凝聚了国民党的票源,全面拉抬了国民党候选人的支持率,是国民党在2018年“9合1选举”中得以大胜的重要原因。 


  二、2014年柯文哲引领了民意的风潮,2018年则是韩国瑜引领风潮 

  2018年选举的背景和2014年相比有很大不同。2014年的选举中,柯文哲面对的是“太阳花学运”的大背景,青年选票及青年选民的态度都在选举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为了吸引青年选民的支持,柯文哲采取了不同于传统方式的选战风格,“不插旗、不挂看板、不用宣传车”,把重点放在了低成本的网络宣传战中,先后推出了30支“柯P新政”政策影片,利用YOUTUBE充当播放平台,再透过脸书扩大宣传,增加点阅率。目的是将选战导向政策竞争,避免造成蓝绿对决。在确定网络宣传基调后,柯文哲阵营所设定的文宣,都以贴近网络世代为出发点,除了广为人知的传统媒体外,还特别接受网络的“科技橘报”,甚至是谈潮流时尚的《GQ》杂志访问,既要扩大阅听群体,也要凸显非传统政治人物的风格。柯文哲的网络战风格相当成功,大多数青年选民都成为柯文哲的支持者。 

  2018年选举则由参选高雄市长韩国瑜引领风潮。体制外的学生运动被体制内的工农参政所取代。韩国瑜掀起的“韩流”影响了全台,在全台范围内包括在台北市拉抬了国民党的选情,凝聚国民党的选票。韩流之所以产生,一方面反映了民意求新求变的诉求,特别是台湾民意对经济发展、对民生建设各个方面不满意。台湾民意对于蔡英文当局着眼于政治意识形态斗争的所谓“转型正义”、“年金改革”、“性别平权”等措施也极为不满。韩国瑜现象也可以说是延续了柯文哲在2014年开创的选举特色:经济主题超越了政治主题;个人色彩超越了政党特质;阶级分化取代了统独分歧。 

  三、2014年柯文哲得到了民进党的支持,2018年韩国瑜得到了国民党的支持 

  2014年民进党在台北市放弃提名党籍人选,支持无党籍的候选人柯文哲,其主要目的是试图与无党籍的第三势力结盟,争取对国民党执政不满的中间选民的支持。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表示,民进党有责任整合、团结所有在野力量,终结国民党在台北市长期的权贵统治,给市民一个可以期待的台北市政;也希望柯文哲多拜访民进党基层,瞭解党员与支持者的心声。柯文哲当选,证明民进党结盟第三势力的策略是成功的,对民进党在2016年进一步动员中间选民产生了较强的示范作用。2018年柯文哲则面临国、民两党两面夹杀的局面。由于柯文哲在台北当政期间树立个人风格,与民进党当局互别苗头,甚至公开批评蔡英文当局的“卡管案”是“白痴政策”。柯文哲为了市政管理还强制拆除了独派在“立法院”门口长期安营扎寨的违法搭盖,并且公开认同“两岸一家亲”的主张,这些都使得柯文哲与绿营之间的裂痕不断加深。蔡英文当局担心柯文哲进一步坐大,进而威胁她2020年选举布局,因而坚持提名民进党候选人参选。柯建铭就认为:“一旦市长落败,柯文哲时代就宣告结束”,反映了民进党希望通过柯文哲败选终结柯文哲政治生命的意图。5月16日民进党选对会讨论台北市长提名,确定将自行提名党内人选,不礼让台北市长柯文哲。5月30日,民进党中执会通过征召案,提名姚文智参选台北市长。“柯、绿”在选举中分道扬镳。


  2018年对于韩国瑜来说则是第一次参选地方首长,韩国瑜不像柯文哲是政坛素人参政,韩国瑜是政坛老人,但是在国民党内的发展并不如意。在个人政治风格上,韩国瑜与柯文哲既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韩国瑜与柯文哲一样都是非典型的政治人物,他们面对媒体、面对议会反应快,直接诉求于人民,没有强烈的政党色彩,韩国瑜草根性强,自称为“卖菜郎”,柯文哲是医生出身,都与基层联系紧密;韩国瑜与柯文哲同样重视通过新媒体塑造个人形象,在冲突、对抗中突显个人特色。有台湾学生研究柯文哲的政治语言风格后认为,柯文哲的语言风格“参选期间的特色为五种:‘有话直说、不假修饰’、‘庶民气息的亲和力’、‘机智幽默的应答对策’、‘争议性言论’、‘回避’。上任市长后,在大部分的发言中,他仍不减有话直说的五种本色,甚至增加‘我行我素’的特色。”韩国瑜同样保持着这样的政治语言风格。柯文哲在选举中遭到国、民两党夹杀,韩国瑜在选举的过程中,基本上也没有依靠国民党。韩国瑜改变了国民党的传统,反映了基层不希望政二代、官二代、富二代垄断权位的思潮。 

  四、2014年柯文哲以绝对多数当选,2018年韩国瑜以绝对多数胜出 

  从选举结果来看,2014年和2018年柯文哲参选的结果有差异。2014年柯文哲获得853983票当选,得票率为57.15%。2014年柯文哲以政治素人之姿高票当选,形成了一股柯文哲旋风,岛内有评论认为:“是因为选民对于蓝绿政治人物的表现感到不满,才将希望投射于‘政治素人’。”“从国际格局来看,当对岸经济崛起、台湾相对式微,青年世代对于未来更感到不安。这股不安感搭着网络新科技的沟通便利,先是催生了太阳花学运,如今又转而支持柯文哲。可以说,对蓝绿对抗的不满、对台湾前途的忧心,加上对改变的期望,造就了柯文哲现象。”柯文哲的当选,代表了岛内对蓝绿不满的第三势力的崛起,但是得到绿营支持的柯文哲即使当选之后也并没有去刻意经营自身的政治势力。2018年柯文哲获得580820票连任,得票率为41.05%,只以微弱多数胜出,2018年柯文哲的得票加上民进党候选人姚文智的得票其实与2014年相当,这也说明柯文哲在台北市的支持率是相对稳定的,尤其是青年选民对柯文哲的支持并没有减少。 

  2018年韩国瑜在高雄市以绝对多数胜出。“韩流”之所以产生,反映了台湾民意求新求变的诉求,特别是民意对台湾经济的发展,对民生建设各个方面不满意,韩国瑜反映这一部分民意。民进党、蔡英文在台湾地区上台当政以来,内外施政困难重重,几乎是内外交困,民怨沸腾。年金改革使台湾的退休军公教人员的退休金普遍下降,台湾前清华大学教授李家同用“晚景凄凉”形容自己的心情,引起多数退休军公教人员的同感。台湾退休军公教人员已经举办了多次强烈的抗议活动,退役军人甚至成立了“军政府”,组织了“八百壮士”的抗议队伍。由于蔡英文当局恶化两岸关系,致使大陆赴台游客减少、大陆对台农渔产品的采购减少,导致台湾社会的失业率、低薪化等问题得不到有效改善。与大陆游客相关的旅游产业普遍萧条,收入下降。台湾水果如香蕉、凤梨滞销,价格下跌,引发了广大果农的不满。台湾媒体认为“四大行业”从军公教、劳工、观光业者,到农民收益沦为“四大皆空”,反映了“让过去绿营最自傲的地方执政陷入选情危机”。自称“卖菜郎”的韩国瑜仅凭一句“又老又穷”就打动了广大高雄民众的同理心,他提出的口号“货出得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引起了多数民众的共鸣。台湾作家苦苓指出:“民进党惨败,不是蓝绿的原因、也不是统独因素,不是意识形态,更不是因为做得好不好,其实就是为了钱。”

五、柯文哲承认“两岸一家亲”,韩国瑜承认“九二共识”

  柯文哲曾经表示,他瞭解并尊重大陆对一个中国原则的坚持,所以在台北市政府秘书处下设有国际关系组处理国际涉外事务,另设有大陆小组处理两岸事务,两者是各自分开作业的,没有搞混。2017年7月2日,在上海举办双城论坛,柯文哲重申了“两岸一家亲”的主张,并提出建构“两岸命运共同体”的主张。柯文哲在两岸关系上的表态遭到岛内独派的批判,骂他是“政治小三”。李登辉也说,“柯文哲思想有问题”,“他(柯文哲)头脑怪怪的”,靠来靠去,没有为台湾。在选举压力尤其是民进党提名压力下,柯文哲不得不在接受电台专访时表示道歉。李登辉则当面要求柯文哲,“两岸一家亲”这种话不要再谈,柯则回应“我知道,已解释过”,还说不会再多说、再回应。但柯文哲也不愿放弃主张,柯文哲强调,不主张两岸关系僵化,现阶段“两岸一家亲”基调不变,未来还是会在文化、经济、城市交流等层面主动释出善意。 

  韩国瑜则不忌讳地公开承认“九二共识”。当然,这也反映了台湾民意的变化。蔡英文上台后拒绝承认“九二共识”,拒绝承认“两岸一中”,使得两岸关系不断恶化,直接影响了两岸官方和半官方交流协商的进程,也使得台湾社会的统独对立、政党对立、社会对立加剧,台湾经济发展的环境恶化,台湾的民生福利得不到改善,台湾的国际活动空间日益缩小。可以说,“台独”是蔡英文当政处于内外交困的主要根源。韩国瑜公开承认“九二共识”,主张“人进得来,货出得去,高雄发大财”,并且把两岸合作、南南合作等作为他竞选高雄市长的重要政见。 

  六、结语 

  韩国瑜、柯文哲成为影响台湾政局发展的重要政治人物,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过程中,也无法回避韩柯因素的对抗与影响。选后,2018年11月29日台湾TVBS民调中心完成的调查显示,在台湾12位主要政治人物中,柯文哲的满意度为61%,排名第2,仅次于新当选的高雄市长韩国瑜的62%。2018年12月3日ETtoday新闻云公布的民调显示,如果参加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有27.5%受访者表示支持柯文哲,10.3%支持朱立伦,9.2%支持韩国瑜,7.8%支持蔡英文,另7.0%支持赖清德,其他可能人选支持度均不到5%。由此可见,从2014年参选台北市长掀起柯文哲旋风到2018年韩国瑜参选高雄市长掀起“韩流”,韩国瑜和柯文哲在台湾政坛都维系了相对稳定的支持率,是台湾社会不可忽视的一股政治力量,对岛内政局和两岸关系都带来直接的影响,不能不加以关注和研究。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lGcom-p68-t8ekOZXTD63Q


(责任编辑:李文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