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培养

不一样的魅力台湾

时间:2017年01月02日 作者:蒋晓焜 分类:学子风采

早在来台之前,我就对即将来到的新环境充满了期待,但期待中也夹杂了担心和焦虑,这大概便是对未知的期待和恐惧吧。到台湾的第一感受是,其自然风景和福建很像,体制及地理因素的差异造成两岸在文化体验上也有很大差异。在台北乘坐公共汽车时,我便深有感受。我一直感觉台湾的用语较之大陆更为委婉和柔软,这从公共汽车的标语就可窥见端倪。大陆的公共汽车上通常写“老弱病残孕专座”,而台湾的公共汽车上则写的是“博爱座”,细细玩味两岸用语的不同,倒真的颇能感受两岸的差异,正如同南北方人民性格的不同。此外,台北捷运站的设计较有历史感。有一次在小南门捷运站出站,我便被台北这样的一个具有文艺小清新格调的城市迷住了。我们所出去的小南门捷运站出口墙壁上挂的是清代台湾的历史地图,这与我读研时期所生活的城市北京相比,着实让我觉得格外地惊讶,因为北京的地铁站充满了商业化气息,通常墙壁上挂的都是巨幅的商业广告牌。此后在台生活期间,我常常细细地体味台北这座城市不一样的魅力。一个城市的性格绝不在于它的外观,此后每每细细感受来自这里的人文关怀,更觉值得我们学习和深思的地方实在太多。

人性化的设计、服务及体贴的礼貌用语

因为研究需要,我需要“国图”查阅文献资料。在台生活期间,常常可以看到一些身体障碍者坐着电动轮椅车在图书馆借阅资料。这一现象在大陆很少见到。后来细细观察,才发现台湾给予身心残障人士的便利实在是大陆不能及的。台湾的大楼都设有转为残障人士设计的电梯、坡状通道。图书馆也有专供残障人士阅读的桌椅。当然这与人口规模有很大关系,但这也是大陆应当借鉴和学习台湾的地方。台湾的图书馆基本上都会铺上地毯,即使爱美的女性读者穿着高跟鞋也不会发出太大的响声,不仅解决了高跟鞋与地面接触的噪声带给读者的困扰,同时也解决了穿高跟鞋的读者自己内心的尴尬。由此可见台湾图书馆人性化的设计。在台湾的图书馆借书、餐馆用餐、上下公交车时,服务人员都会礼貌地说“谢谢”,具有很强的服务意识。这一声声悦耳的“谢谢”带给我的是满满的感动和愉悦。

热情的民众及良好的治安环境

有好几件事情令我印象深刻。第一次是在高雄。我到高雄作调研,出捷运站打电话给接我的江老师。我在电话里和江老师描述我所在的方位,江老师让我找小巨蛋——一个圆形建筑物。旁边一位经过的中年阿姨听到后热情地跟我说,“我知道,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言辞之间洋溢着满满的热情,丝毫不觉得麻烦。今年初来台湾时找预定好的住处。2月末的台北下着淅淅沥沥的雨。在这样的一个雨天,我一个人拉着一个硕大无比的行李箱,拿着手机看着地图找目的地。在苦苦找不到目的地之时,一位戴着墨镜的中年男子,过来问我是不是在找什么地方。我说明了原委之后,那位先生热情地给我指路,最终我顺利地找到了要去的地方。今年年初来台大报道的第一天,我要到第二行政大楼报道。从侧门进来,我在校门口的地图前面站了很久,因为看不太懂方位。一位大门看守人员大概看我站了太久,从十米外的接待室出来问我:“小姐你好,请问有什么我可以帮你吗?”在台湾,经常遇到主动提供帮助的人,也让我这个来自异乡的人常常感受到台湾民众的温暖。毫不夸张地说,我在台湾的生活被照顾得太周到了,虽然也想念远在大陆的家人和朋友,但这里陌生人带给我的感动也时常让我反思:我也要做一个让别人感受到温暖的人,把接受的温暖用实际行动传递出去。

信仰的力量

台湾是一个民间信仰贯穿于民众生活的地方。不仅逢年过节,大家遇有什么难以解决的困扰,都会到庙里拜拜。妈祖庙、关圣帝庙、福德正神庙等祭祀各种神仙的庙宇坐落于台湾的闹市街头和乡村。这和渡台先民来台时祈求神灵庇佑的心理有关。随着社会的发展,在没有强大的政治力量干扰的情况下,信仰成为一种习惯,渗透在民间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发端于大陆的民间信仰,经由明清闽粤移民传入台湾,并在台湾生根、发芽、壮大,其发展势头甚至超出源生地。这一有趣的现象颇令人玩味。两岸文化同属中华文化,两岸民众亦是中华文化精神的信奉者和实践者。无论两岸在政治理念上存在怎样的歧见,两岸民众在对民间文化的理解和践行上是一致的。官不通民通,民通以民间信仰为先。2001年金门、马祖地区的进香团首次访问大陆福建,更说明两岸民众对民间文化的认知是一致的。今年笔者参加了一天的大甲妈祖绕境,当天下了很大的雨,可虔诚的信众护送妈祖绕境的热情未曾减少。那些虔诚的信众不仅感动我,更激励我:那些看似的困难和阻碍,并不能真正阻止我们前进。心中有信念,多难都能克服!(作者为两岸协创中心/厦门大学学生 赵庆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