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刘国深:用更大的智慧处理两岸关系

时间:2016年11月27日 作者:管理员 分类:台海时评


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教授兼院长刘国深昨日在“中华文化论坛”闭幕式上发表了题为“两岸政治文化的传承与创新之道”的主题演讲。(中评社 兰忠伟摄)

  中评社北京11月26日电(记者 臧涵)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教授兼院长刘国深昨日在“中华文化论坛”闭幕式上发表了题为“两岸政治文化的传承与创新之道”的主题演讲。他表示,我们要用更大的智慧来处理两岸之间存在的问题,两岸之间的差异也可能是一种美,是一种价值,我们应该辩证地来看待。面对台湾问题,今天的中国大陆可以有更大的自信和定力。他进一步说:“两岸人民一定要有共同的生活,没有共同的参与就没有共同的认同。如果没有共同的生活和共同的参与,所谓政治认同一定是苍白无力的主观期待。”他主张,“两岸之间要学会彼此欣赏、珍惜、包容、肯定。创造中国政治现代化的新模式,台湾不能缺席”。

  刘国深表示,几乎所有台湾的专家都说台湾所谓“去中国化”是不可能的事情。台湾至今仍然是“相当中国的地方”,仍然保留着经典的中华传统文化。经过文化大革命以后,中国大陆有些地方已经不知如何组织好祭孔仪式了,但是台湾却还保留着很好的传统仪轨,例如台南孔庙的祭孔就很经典,看到细节后,我们会感动。我们不得不说,“台湾有些仪轨和礼仪保留得比大陆还传统。”刘国深说,中华文化已是台湾社会稳定之锚,尽管政治很乱,但社会没有崩溃。

  刘国深表示,两岸文化一脉相承,不分你我。从我们的姓氏,我们的族谱,到我们中国人的为人处世哲学,处处洋溢着同样的历史文化底蕴。大多数的台湾人都承认中化传统文化的共同性,但是,两岸亚文化差异还是明显存在,两岸亚文化差异最显着、最困难的部分就在于政治文化层面上,包括具体的政治认知、政治情感和政治价值,都存在明显得不同。

  刘国深提到,没有谁一生下来就懂得政治,人们的政治认知和政治情感源自特定的教化和日常生活,这方面的差异讨论起来相对简单;政治价值层面的问题讨论起来就相对复杂许多,对于两岸政治亚文化差异来说更加深刻。今天,权力斗争导致台湾内部的政治亚文化差异人为扩大,很多人走偏锋,放大差异性,湮灭共同性。政权对立也导致海峡两岸的政治亚文化走向异质化,在敌对的逻辑下,双方曾经相互丑化,放大分歧。对于两岸双方来说,政治文化上一味地求异是危险的,但简单地灭异也不足取。

  从政治认知差异来看,刘国深认为,当中国人的天下观遇到了西方人的国家观,中国人就在政治上就失语了,混乱了。例如,中国人对“国”的认知与西方人不同,中国人的“国”曾经是天子脚下诸侯的封地,后来演化成闽南话里“不同阵营、不同团队”的意思,闽南话语境里常听到“你一国,我一国,我们不同国”,这里是区别你我的意思。当然,有些政客也利用了语意上的差异。目前两岸在“中国”、“祖国”等政治语汇的理解上还是有明显不同,两岸各自主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实际上并不是不同的两个国家,而是同一国家的两个不同国号而已。类似的问题还有台湾的民意调查,动不动就问受访者:你是中国人还是台湾人?这样的问法似是而非,逻辑上是有问题的,非常不负责任。就好比你问我是福建人还是厦门人,政治上这是一个陷阱。

 “有人把中国和台湾对立起来做二择一的论述,这是非常不应该的。”刘国深说。

  他还表示,台湾错乱的历史教育是导致政治文化差异的一个重要原因。“台湾自古以来是中国的一部分”原本在台湾没问题,政治斗争介入后才成为问题,这个命题被质疑的背后,是以偏概全的投机取巧,曲解了历史。

  刘国深说,两岸之间斩不断,理还乱的历史文化渊源的关系,任何国家无法取而代之。其实两岸之间部分人把大量时间都耗费在文字游戏上,爱钻牛角尖。比方说,慰安妇、“日治”还是“日据”的问题,不仅是史实之争,更是话语权的斗争。

  “两岸之间到底在争什么?”刘国深说,其实两岸同属一个国家,这没什么好争,一个中国是历史、法理,也是政治现实,两岸之间不是国家间的争执,而是谁代表中国的政权之争,居于极端下风的台湾方面感受到他们已争不过了,就采取不负责任的放弃代表权之争,企图片面改变两岸关系性质,构建国与国之争的新话语体系。但这样做无疑是政治上的自杀行为,大陆方面和国际社会都不允许,台湾内部就先乱了。但我们大陆学者也要清楚地认识到,如果要用和平的方式解决问题,就不能不考虑对方的感受,不能让对方有迫降的感受,还要让对方确信在现有实际政治利益基础上,因为合作而有新的增量。

  从政治情感差异方面来看,刘国深认为,我们有时很难体会到对方的情感。我们在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看到那些华人华侨平日里关系很好,但一提到政治符号上的归属问题,气氛立即僵住。因为生活经历不同,两岸对立政权统治下出去的人们对政党的情感、对政权的情感、对国家的情感、对各种政治符号的情感会有差异,我们不能粗暴简单地处理如此混杂与纠缠的问题,尽量不要让其中一方受到伤害。因此,刘国深建议,复杂的问题要耐心地处理。很多台湾人不愿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一国号,这并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是事实存在,不难理解,我们必须面对。不少台湾人对“中华民国”符号很纠结,“台湾共和国”又不可能,我们必须想想,如何给他们一个可以接受,我们也可以认同的政治符号。因此,“我们要思考如何让我们的人民在政权认同之外,有一个共同的国家认同符号。”他认为,在两岸之间的场合,一个中国不能简单地等同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或“中华民国”,两岸之间既然不是国家之争,就不要动不动搬出国号来。

  对于目前的两岸互动,刘国深认为,从去年底以来,蔡英文已经开始更多用大陆、中国大陆相称,大陆注意到这一变化,这是好的开始,这样的善意我们感受到了。时代变了,我们的观念变了吗?两岸双方都要认真清理一下过去的话语体系,不合时宜的就要更新。过去国共有“不共戴天之仇”,现在蒋介石和毛泽东的第三代都已经握手言欢了,只要不分裂这个国家,有什么困难可以阻止公民之间从对抗走向对话,走向合作?公民之间没有当年国共间的厮杀,真的没有多大的仇恨。

  在政治价值的差异方面,刘国深提到,11月17日晚在金门,一位大学副校长当着我们许多人的面说,大陆千万不要学台湾目前所谓的民主,台湾的民主就是什么事情也做不了。刘国深说,“之前私下的场合,我遇到过多位台湾不分蓝绿的领导人、知名人士,他们都很认真地提醒我说:中国大陆千万不要把台湾那样的选举制度、新闻自由搬过去,如果这样的话,三个月就可以把大陆搞垮、搞乱。如果大陆垮了,台湾也没什么好处,甚至有更大的危险。”这些人是站在两岸共同的立场上讲这番话的,他们是可敬的人。

  刘国深说,今天我们研究台湾问题,要从1895年甲午战败,中国仁人志士救亡图存讲起。国共之间在意识形态上有美国模式和苏联模式之争,孙中山与中共领导人对于中国政治前途做了不一样的探索,国共之间的两条路之争至今尚未结束。

  现在我们可以说,“一味学美国和一味学苏联一样,永远只能等而下之。”刘国深说,历史已经证明:不顾中国国情的生搬硬套走不通,孙中山开创了中西政治融合创新的典范,他把美国政治模式与中国传统政治文化结合在一起,创立和五权宪法体制刍型,很有价值。中共也走过许多弯路,今天中共已在走中国特色的民主政治道路,虽然苦难曲折,但成绩喜人,这样的方向不会改变。而台湾还在进行美式民主实践,问题大家点滴在心头,但也不能说一无是处,希望台湾朋友有所总结,实现创新发展。政治道路和模式问题,关键的关键是,人们的总体感受如何。

  刘国深提到,台陆委会主委张小月11月16日在国策基金会一场研讨会上说,中国制度发展模式令全球惊讶,她对大陆几十年的改革开放给予正面评价,对此我们要点赞,双方多一点理解和肯定多好啊!今天的中国大陆人民的确过上了从未有过的安定与富足生活,如果制度很糟糕,可能吗?“台湾朋友不要轻易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要好好想想里面所蕴含的内涵。”

“我们知道大陆还有许多问题,但是这么复杂这么庞大的社会,政府不能没有主心骨。”很多事情,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是看问题的角度问题,整天争论不休,受苦的还是老百姓。刘国深说,中国大陆必须要有自己的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但这不等于可以固步自封,不思进取。

  刘国深表示,社会主义中国曾经是全世界的明灯,一定有它的合理性,但文革时期走过头了,我们开始改革开放。而台湾却是太自由了,一个社会没有主心骨是很危险,在今天的台湾,政党恶斗,谁也做不了事,台湾社会已几近空转内耗25年。今天的台湾民主某种意义上真的是为反对而反对,只有立场,没有是非,当年蔡英文反对国民党的口号,今天被国民党拿来反对蔡英文,相当讽刺。“当家了才知道柴米油盐贵啊,蔡英文也是陷在了台湾大酱缸,我看她也难以自拔了。”

  刘国深说,我们注意到,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朱云汉曾表示,中国不能亦步亦趋西方模式,而应坚持走自己的民主道路。他说,中国面临的治理挑战,其特殊与复杂程度已经超越目前西方主流政治学理论与知识的范畴。西方政治学者不要自我膨胀,以为当前主流政治学真有能力知道中国如何建构长治久安的政治体制,中国大陆的制度有它的合理性和权威性。大多数在中国与印度两地均深入做过田野考察的学者都承认,中国的政治体制在引导社会追求“最佳的选择”,以及在增进社会绝大多数群体的福祉上,要比印度更具优势、更具效能。刘国深对朱云汉的分析和观点深表赞同。

  刘国深认为,两岸政治文化要传承中华传统文化,但更可贵的在于创新发展。两岸之间的差异正是两岸政治文化创新的动力。差异可能产生冲突,但差异也可能成为一种美和价值。中国政治现代化需要总结两岸双方政治亚文化发展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历史地看,两岸政治文化存在差异也未必全然是坏事,只要有足够大的政治格局,差异也可以变成一种美,一种价值。”刘国深说,今天我们的困难就在于经过40年隔阂后,两岸的生活经验差异太大,政权之争又使我们很难心平气和地看待两岸政治文化的差异性,特别是在台湾社会出现国家认同问题后,似乎愿景不同了,双方很难心平气和。因此,台湾社会要尽快从国家认同异化中走出来,回归两岸政权之争的本质,大陆也要考虑好如何给台湾当局出路的问题,让他们不必走鱼死网破的路。

  刘国深说,两岸之间的政治亚文化表象是有序和无序区别,大陆从上到下政治秩序井然,台湾政治上乱哄哄几十年了,但有些台湾人还很喜欢,这是政治亚文化差异造成的。刘国深引用台湾大学经济系卢信昌教授的观点,过去60多年来,大陆的土地国有化政策与台湾的土地改革政策都很成功,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奇迹,我们要如何将两者的正能结合在一起,进行更深刻的政治创新实践,走向中国人的政治现代化之路,为世界政治文明做贡献。

 对此,刘国深建议,大陆更要在台湾问题上确实地展现出更大的定力和自信。他解释说,美国前国务卿容安澜11月中旬前在厦门大学公开表示,“法理台独”的可能性为零,如果民进党搞“法理台独”,对美国政府来说是极其严重的事。我们当然不会完全依靠美国反对“法理台独”,大陆有更加可靠的手段让“法理台独”付不起代价。

  刘国深说,尽管有些人在叫嚷,但其实台湾是没有“法理台独”的条件的,对此我们要有信心,也要相信台湾多数人会支持理性处理两岸政治关系。“只要台湾方面不挑战底线,大陆方面目前并不急于达成政权的统一,仓促的政权统一代价太大,两岸关系和平发展需要时间和空间。”

  “我们要用更大的智慧来处理两岸之间的问题,两岸之间的政治亚文化差异可以是挑战,也可以是一种美,我们应该辩证地来看待。今天的中国大陆在台湾问题上完成可以有更大的自信和定力,不能因为台湾内部的一点风吹草动,就不自信,没定力。”刘国深说。

  刘国深认为,今天两岸公权力部门的责任,就是让两岸人民更加体面、安全、方便,低成本地生活在一起,如此才可以为两岸政治文化的融合与创新提供健康的环境和土壤。

  “两岸人民要有共同的生活,没有共同的参与就没有共同的认同。没有共同的生活,所谓政治认同一定是苍白无力的主观期待。” 刘国深说,政府要继续给两岸人民提供更加方便的生活,让两岸人民体面、安全、方便、低成本地生活在一起,这才是两岸双方领导人要做的事情。“两岸之间要学会彼此欣赏、彼此珍惜、彼此包容、彼此肯定。台湾曾经创造了亚洲四小龙之首的经济奇迹,台湾在政治发展上也走出了自己的一条道路,要创造中国特色的政治发展模式,台湾一定不能缺席。相信未来的中国一定会是两岸人民共同创造的美好国度,我们都是国家的主人,我们有着一样的权利。”刘国深最后说。

  本届“中华文化论坛“的主题是“中华文化的守本与创新”。在为期两天的交流研讨期间,与会专家学者将围绕中华文化本根对现代社会发展与建设的价值、中华文化创新的方向与路径、两岸携手推动中华文化的守本与创新、中华文化与两岸青年体验式交流等子议题展开研讨与交流,为进一步夯实文化自信、探讨中华文化的发展贡献智慧和力量。论坛协办单位有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旺旺中时媒体集团、台湾竞争力论坛学会、中国评论通讯社、中评智库基金会、全国高校国际政治研究会,承办单位为北京大学台湾研究院和文化部北京大学两岸文化研究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