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动态

唐永紅答中評:陸資入台難 長期難以改善

时间:2017年05月03日 作者:管理员 分类:科研动态

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经济平台执行长暨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唐永红教授对中评社记者表示,台湾开放陆资入台开大门不开小门,严重影响到陆资入台投资的意愿与规模,进而影响到台湾经济发展。

唐永红对中评社说,陆资入台难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都很难改善。台湾不愿意跟中国大陆走在一起(统一),普遍认为经济整合之后会有政治整合。他们知道改善两岸关系有利于台湾经济成长,但是会导致两岸更加紧密,认为会影响他们的政治要求。

“意愿性与认知性问题没有解决,无论哪个党在台湾执政,他们的大陆政策都不会大开大合地推展,不会真正欢迎陆资入台投资。”

马英九当局曾开放三波陆资入岛

唐永红说,陆资入台一直都很困难,早年台湾禁止陆资入台,马英九当局开放了陆资入台。

“从2009年7月1日开始,马英九当局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开放了三波陆资入台。但是在开放过程中存在几个问题,实质性开放进程缓慢,影响到陆资入台的投资意愿和步伐,导致陆资入台不如预期。”

唐永红对中评社分析说,第一方面,虽然陆资入台开放了三波,但是都是循序渐进,慢慢开放的,特别是在前两波的开放中,开放的项目与程度有限,陆资愿意投资的项目更是很少。

“第三波开放的项目多一点,名义上已经开放了67%。但是前两波的开放不多,不到40%,且耗费的时间比较长,长达两年九个月。这影响到陆资入台的意愿,在这期间,陆资流入是很有限的”

唐永红表示,台湾当局在开放陆资入台的同时,对陆资设置了很多分类的处理,特别是对投资人的资格限制方面是比较严格的,特别是对国有企业,比如有军工背景的企业或军工企业基本上是被禁止进入台湾。

唐永红表示,前两波开放陆资入台长达两年九个月,开放的投资领域有限,对陆资有吸引力的项目就更少了。2009年6月30日,台湾“经济部”宣布了第一阶段开放中的192项陆资可投资的项目和领域。其中,制造业部分开放了64项,占台湾行业标准分类-制造业细类212项的30%。服务业部分开放了25项,占台湾加入WTO服务业承诺表承诺开放之次行业113项的22%(经转换成台湾行业标准分类,共计开放服务业细项117项,占台湾行业标准分类-服务业细类326项之36%)。公共建设部分开放了11项,占促参法公共建设次类别分类81项的14%。

2010年5月20日及2011年1月1日分别配合“行政院金管会”金融三法的修正及ECFA服务业早收清单,再开放陆资入台投资银行业、保险业及证券业等12项,以及其它运动服务业1项。第一阶段台湾当局累计开放陆资可投资的项目计205项,其中:制造业64项、服务业130项、公共建设(非承揽)11项

唐永红对中评社说,在此基础之上,2011年3月7日第二阶段开放42项业别项目核准陆资入台投资,包括制造业25项、服务业8项以及公共建设9项 。制造业部分,本次开放25项,累计开放89项,累计占台湾行业标准分类-制造业细类212项之42%。服务业部分,开放8项,累计开放138项,累计占台湾行业标准分类-服务业细类326项之42%。公共建设部分,开放9项,累计开放20项,累计占促参法公共建设次类别分类83项的24%。

“前两阶段开放的程度低,而且这批开放的项目中基本对陆资没有吸引力,集中在劳动力密集型的项目中,这些产业在岛内是相对保护的,市场竞争非常激烈,成本高昂,利润也很低。”唐永红说,真正对陆资有比较高吸引力的项目,包括金融服务业、高科技产业等,都没有对陆资开放。

2012年3月19日,台湾第三阶段新增开放部分业别项目核准陆资来台投资,包括制造业115项、服务业23项及公共建设23项(台湾行业标准分类第9次修订版),并修正部分已开放陆资投资制造业项目的限制条件。

制造业部分,本次新增开放115项,若加计以往开放的89项,制造业已开放204项,开放幅度达97%(据台湾行业标准分类第9次修订版,台湾制造业细类211项)。

服务业部分,本次新增开放23项(主要以经济部主管及与公共建设相关的服务业为主),若加计以往开放的138项,服务业已开放161项,开放幅度达51%(据台湾行业标准分类第9次修订版,台湾服务业细类316项)。

公共建设(非承揽)部分,本次新增开放23项,若加计以往开放的20项,公共建设(非承揽)共计开放43项,开放幅度达51%(据台湾行业标准分类第9次修订版,台湾公共建设细类84项)。

唐永红表示,这样,按照台湾行业标准分类,台湾行业细类共计611项,三个阶段累计对陆资入台投资的开放程度达到66.8%。

唐永红表示,第二方面,台湾当局对陆资投资资格限制过于严苛。 “台湾当局设置了比较严苛的管理门坎和歧视性的限制条件,比如以所谓的国家安全为由,对大陆国有企业去台湾投资都有提防,审查制度也比较严格。有军方背景的国有企业是被严格禁止的,如果涉及到敏感问题,就禁止大陆去投资。”

唐永红对中评社说,大陆的国有企业是大陆对外投资的主体部分,禁止或者限制大陆国有企业去台湾投资,严重影响了大陆投资台湾的规模。

“陆资持有的股份比例也有限制。”唐永红说,台湾开放陆资入台给人的感觉是开大门不开小门,有一些条款是违背WTO最惠国待遇原则的,严重影响到陆资入台投资的意愿。

唐永红对中评社表示,在马英九时期,台湾关于陆资入台投资的配套措施有些来不及更改,沿用前朝政策。

“阿扁时期的政策就是不欢迎陆资进来,相关配套措施是不利于陆资入台投资的,比如陆资入台涉及到资金运作,职工招聘,土地,房屋,以及公司人员在台居留、孩子在台读书、探亲等问题。马英九当局来不及修改相关的配套措施,影响到陆资入台的意愿。”

唐永红对中评社指出,此外,两岸隔绝多年,陆资不了解台湾市场,需要花时间调研台湾的投资机会与投资环境。开放陆资入台后,陆资也不可能马上去台湾投资。

“最后,陆资对两岸关系稳定性存在疑虑,对台湾的发展环境信心不足,认为台湾是存在政党轮替的选举社会,而台湾各政党对两岸同属一个国家的核心意涵没有完全认可,两岸关系存在不稳定性,这会影响陆资对台湾投资环境稳定性的信心。”

今年的博鳌论坛上,国家发改委负责人表示,国务院5号文中所有引进外资的优惠政策,全部没有保留地适用于台资企业,希望广大台资企业抓住机遇,在大陆实现更大的发展。如何评价大陆敞开大门与台湾关闭大门的现象?

唐永红表示,欢迎台资进入大陆发展是中国大陆的一贯政策,大陆一直对台资进入大陆都是持欢迎态度,所有对外资的政策会一体地适用于对台资。

“大陆打开大门与台湾关上大门形成鲜明对比,这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解读:大陆方面一直认为,对港澳台开放是大陆发展动力的一部分,藉助开放可以助力自身发展。大陆对开放是持积极态度的,而台湾方面相对害怕竞争,对开放抱着不积极的态度。”

“就两岸关系发展而言,大陆希望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融合发展的局面,、一直希望两岸相互开放投资;台湾方面相反,他们出于自己政治主体性的考虑,担心过于紧密的两岸经贸关系,虽然对台湾的民生经济有利,但是对他们的政治主体性要求与目标是不利的,所以他们不太愿意推进两岸关系紧密发展,也不欢迎陆资入台,从国民党当局到民进党当局都是如此。”

唐永红对中评社表示,陆资入岛难,会影响大陆进入台湾投资的陆资规模,限制陆资对台湾经济成长、就业与工资提升的直接贡献。除此之外,投资人会注意到,在大陆已是全球化一个主要中心的背景下,两岸经贸关系没有正常化,台湾仍然是一个边缘化的孤岛,包括投资环境与出口环境的发展环境不好。大陆和海外投资人以及岛内台资都不会愿意投资台湾。这些年台湾因此存在不断增加的超额储蓄现象,也存在产业资本持续凈流出的现象。投资不足会影响到台湾经济成长的动力,岛内也就难有较多企业和就业机会,工资水平因此停滞不前。(摘自中评社张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