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动态

唐永红:三层因素促习特会尽早成型

时间:2017年04月04日 作者:管理员 分类:科研动态

应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特朗普邀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4月6日至7日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同特朗普总统举行会晤。昨日,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经济平台执行长暨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唐永红教授接受中评社记者采访时指出,在全球经贸发展道路层面、在双边经济关系发展层面、在区域安全战略层面,中美双方既存在许多共同利益,也存在利益冲突与理念分歧,并且迫切需要两国元首直接洽商,因此促使了本次“习特会”的尽早成型。

唐永红认为,本次中美两国元首会晤,主要议题既有全球宏观经贸发展的道路问题,也有双边经贸发展问题,亦会有非经贸的问题,包括区域安全战略,政治外交等领域都会涉及。“无论是在全球经贸发展道路层面,或是在双边经济关系发展层面,还是在区域安全战略层面,都需要两国元首尽早坐下来商谈。”

唐永红说,从宏观的全球经贸发展道路层面看,当前全球化存在路线之争的问题,特朗普偏向于走单边自主和双边合作的路线。相对于以WTO为主的全球多边体系以及以TPP为代表的区域多边安排,特朗普更多倾向于自身利益优先的、美国可以有较强主导能力的单边自主路线以及双边合作方式,以便在参与全球化进程中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

唐永红提到,全球化的运行规则或者说经济体参与全球化路径有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以WTO为代表的全球多边层面推进经贸活动自由化,但是WTO的会员国众多且发展参差不齐,相应承受开放冲击的能力各有不同,因此全球多边层面所能推进的经贸活动自由化步伐不太可能快;第二个层面是通过签订FTA等区域经济合作协议,以区域双边或多边的方式推进经贸活动自由化。这种方式相对于全球多边方式而言,基本上是在具有相近需求和抗冲击能力的经济体之间推动某种程度的经贸活动自由化。而这种层面推进的自由化步伐,要快于以WTO为代表的全球多边层面推进的自由化步伐;第三个层面是经济体单边自主开放方式推进经贸活动自由化。中国的改革开放初期,从参与全球化进程的角度而言,就是一种单边自主的开放机制,即在自身可承受自由化所带来的冲击条件下,自行安排自由化步伐以及进程,进而获取参与全球化的机会。

“参与全球化的路径方式或者说全球化的运行机制,主要就是这三个层面的模式与机制。”唐永红表示,特朗普主要是选择单边自主和区域双边合作层面的方式来推进自由化以参与全球化进程。“其实,美国很早就采取单边自主与双边合作的方式推进自由化与全球化进程,也曾在WTO全球多边层面有努力过,但在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FATA)之前基本上不太愿意在区域多边层面推进自由化与全球化的方式。因为,WTO推进的自由化进程太慢,难以满足美国的需求;而区域多边安排又会削弱美国的主导能力,难以建立起最为有利于美国的机制。”

“与美国相反,目前中国大陆积极推进在全球多边层面与区域双边或区域多边层面的经贸活动自由化,当然考虑到自身的承受能力,在改革开放初期主要采取的是单边自主的方式,包括在有条件的局部区域以特殊经济区模式推动。”唐永红表示,当前,中国大陆以积极的态度在各个层面、以不同路径和方式,推动经贸活动自由化,参与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与美国形成鲜明的对比,从而在全世界形成了新的引领。

唐永红认为,中美两国在全球层面代表了两种经济发展的路线之争,老大和老二在路线方面各有不同偏好,若两国不能够进行有效的对话,达到某种折中效果,可能会对今后国际经济游戏规则,以及世界经济的发展带来一定冲击。

另外一个驱动“习特会”尽早成行的因素,则是在区域安全战略层面中美两国各自的现实利益。唐永红指出,从中美两国直接相关的区域安全战略角度看,台海、南海、东海,以及朝鲜半岛问题等,都与中美两国有关系,且关系重大。他认为,中美两国的一举一动,将对周边安全以及战略格局问题产生明显的冲击。中美在这些问题上,虽然有共同的利益,但又有利益冲突,而有关国家与地区又积极地见缝插针,试图在中美冲突中达成自己的目的。因此,需要中美两国元首直接沟通,在各自区域安全战略层面尽早寻找到一个相互平衡的利益状态。

此外,“中美两国在双边经贸关系问题上也有需要直接沟通之处。在全球化格局中,中美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为主要经贸伙伴的关系,各自经贸政策的一举一动,都会令对方受到较大影响,且会影响到双边关系的进一步发展走向。特别是在当前中国大陆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第一大贡献经济体的情形下,中美关系既重要又敏感。”唐永红说。

他说:“特朗普曾在竞选期间,将矛头直接指向了中国大陆的经贸政策,比如汇率操纵问题,还放话对来自中国大陆的产品实施高额关税率等等。尽管当时是为了选举,也存在认知性问题,但实际上也反应了中美双边经贸关系确实到了需要坐下来当面进一步沟通的地步,以找到处理这些现实问题的现实的、合理的、互惠的方式,维护双边关系的健康发展。”

唐永红指出,中美两国内部存在众多急待处理事情,今年中国有十九大人事布局,美国也有内政改革的事务,但是中美元首本次会面,明显有某种超预期的提前,这和上述提到的三类因素不无关系。

“一中问题,是两国领导人不可回避的问题。”唐永红认为,一中问题在本次“习特会”中很可能依然会被谈及,一方面是因为这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另一方面是因为美国本身存在一些不稳定因素,实际做法起伏不定,而这又显著影响到台湾当局的言行,进而影响到两岸关系的发展。因此,就算美方不主动提及,中方也有必要重申一中原则。

唐永红强调,一中政策攸关中国核心利益,中国大陆和世界上任何国家建交的基础,就是要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如果已经建交的国家,对一中原则出现松动或放弃,将会直接影响到双边关系的发展与延续。因此,该议题是两国领导人无法回避的议题。“中国大陆重申一中原则,不仅仅是说给美国领导人听的,也是说给其他国家及地区包括台湾当局听的”。(中评社兰忠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