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薛永慧:台湾证券团体诉讼制度:规范与借鉴

时间:2016年09月02日 作者:管理员 分类:学术论文

 国证券市场引入注册制使得证券团体诉讼制度的构建成为必要。我国台湾地区由非营利性组织投保中心主导证券团体诉讼制度别具一格,对大陆具有很好的借鉴价值:大陆地区证券团体诉讼的基本模式可考虑参照台湾模式,有权发起诉讼的团体的组织机构应仿效台湾投保中心,在团体可代表的受害人范围和判决既判力主观范围上应采用“选择加入”制,应以专项立法的形式对证券团体诉讼加以规定。

关键词:台湾证券;投保中心;团体诉讼

、引  

历经长时间的酝酿以后,2015年12月1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授权国务院在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中调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有关规定的决定》(下文简称《授权决定》),指出:“授权国务院对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的股票的公开发行,调整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关于股票公开发行核准制度的有关规定,实行注册制度,具体实施方案由国务院作出规定,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在注册制的实施已成定局的大背景下,证券监管机构在现有的审批制中基于审批权力给予新上市公司股票质地的隐形担保将日益淡化乃至消亡,中国证券市场监管制度(包括投资者保护制度)设计之重心势必要实现两个维度的转变:从事先审批向事中事后监管的战略转变;从行政监管一家独大向行政、司法合力维权的战略转变。《授权决定》也特别强调:“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要会同有关部门加强事中事后监管,防范和化解风险,切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笔者认为,鼓励投资者以司法手段维权,基于证券违法行为针对上市公司提起民事诉讼,并辅以科学缜密的制度设计,应该是这种战略转变的题中之义。

长期以来我国证券市场中对上市公司的监管和对投资者权益的保护以行政手段为主司法救济甚为薄弱最高人民法院于2002年1月15日下发了《关于受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侵权纠纷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并于2003年1月9日出台了《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据此,投资者可就上市公司虚假陈述提起民事侵权诉讼,诉讼形式为单独诉讼或者共同诉讼人数众多的共同诉讼可以适用代表人诉讼仅为人数确定的代表人诉讼。从实际效果来看,这些司法解释在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方面所发挥的作用甚为有限。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单独诉讼、共同诉讼或人数确定的代表人诉讼无法为证券侵权民事案件的受害人提供有效的救济。因为证券侵权民事案件具有“小额多数”的特点,若投资人以单独诉讼的形式维权,则因每个个体的损失数额有限,其诉讼成本可能会高于收益,理性的选择当为放弃诉讼;若投资人发起共同诉讼,这种诉讼经济性的缺乏同样会使单个投资人缺乏参加共同诉讼的动力,而倾向于以“搭便车”的形式享受诉讼利益。投资人的高度分散也使得他们参与同一个诉讼程序几乎成为不可能。此外,无论是单独诉讼还是共同诉讼,投资人所面对的被告多为实力雄厚的上市公司,无论是支出诉讼成本的能力,还是对相关信息的占有、对法律和专业技术知识的掌握,被告显然更具优势。而人数确定的代表人诉讼只是共同诉讼制度的延伸,它的功能是为了解决共同诉讼中人数较多不便审理的问题而采取的一种技术性的变通方式,无法达到吸纳尽可能多的人进入诉讼、使投资者能与上市公司进行势均力敌的对抗、提升诉讼效率、一次性解决纠纷、迫使违法者吐出违法所得及保护公益等目标。因此,从保护投资人合法权益及维护证券市场秩序的角度出发,有必要探索新的诉讼形式,引入团体诉讼是可考虑的路径之一。

团体诉讼制度起源于法国,兴盛于德国。德国团体诉讼的功能主要是防御性的,主要形式为不作为之诉或撤销之诉,仅在反不正当竞争等立法明确授权的个别领域可提起非典型的损害赔偿之诉。因此,德国式的团体诉讼制度无法适用于证券损害赔偿民事案件。台湾地区素来深受德国法制的影响,在团体诉讼的问题上,在借鉴德国制度的基础上又有独树一帜的创新——将团体诉讼的形态扩展至典型的损害赔偿诉讼。台湾地区首先在1994年1月公布施行的消费者保护法规定了团体诉讼,其中包括消费者团体基于消费者的授权提起的损害赔偿之诉和基于消费者保护法的授权提起的不作为之诉20027月台湾公布了“证券投资人及期货交易人保护法”(下文简称“投保法”),创设了证券团体基于证券投资人及期货交易人授权提起损害赔偿之诉的证券团体诉讼制度,并在实际运作中收获了良好的社会效果。


、台湾证券团体诉讼制度的规范及运作实效

(一)证券团体的基本情况

根据2002年台湾“投保法3条和第7条的规定,台湾“行政院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下文简称“金管会”)应指定证券及期货市场相关机构,设立投资保护机构。据此,台湾证券交易所等机构20031设立了“财团法人证券投资人与期货交易人保护中心”(下文简称“投保中心”)。

依照台湾“投保法”第7条的规定,投保中心的创立基金为新台币(下同)10.31亿元,由“金管会”指定证券及期货市场相关机构捐助。除创立基金外,为有效推动各项证券投资人及期货交易人的保护及服务工作、健全及扩大市场规模,依“投保法”第18条,各证券商、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应按月将其业务收入的一定比例缴存至投保中心,作为保护基金之来源。截至2014年底,投保中心共收到保护基金金额约62.6亿余元。

根据投保中心《捐助章程》3条、第9条、第10条和第13条的规定,投保中心的主管机关为台湾“金管会”。最高决策机构为董事会,由董事11人组成。董事人选由台湾“金管会”自捐助人推派之代表中遴选,以及由台湾“金管会”指派非捐助人代表之学者、专家、公正人士担任,其人数不得少于董事总额三分之二。投保中心设监察人3人,由台湾“金管会”指派非捐助人代表之学者、专家、公正人士担任。投保中心设总经理1人,由董事长提名经董事会通过后聘免。

投保中心的主要职能包括:提供投资人证券及期货相关法令的咨询及申诉服务;调处因买卖有价证券或期货交易的民事争议;为投资人提起团体诉讼或仲裁求偿;针对证券商或期货商因财务困难无法偿付的问题,设置保护基金办理偿付善意投资人的作业。其中,对于造成多数证券投资人或期货交易人受损害的同一原因所引起的证券、期货事件,代表投资人提起团体诉讼,为其核心职能。

尽管投保中心在名义上属于民法财团法人,但从其设立过程、资金来源及组织机构来看,实际上是具有浓重官方色彩的非营利组织。由具有浓厚官方色彩的非营利性组织主导团体诉讼立法模式,除台湾外,在其他地区鲜少出现。


……(全文请查阅《台湾研究集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