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刘国深语中评:台湾勿以零和思维看一国两制

时间:2014年11月04日 作者:刘国深 分类:台海时评

中评社香港10月23日电(记者 杨犇尧)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院长、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刘国深日前在福州接受中评社采访时表示,习主席在近期对台讲话中重申“一国两制”是正本清源,希望台湾同胞勿把香港的“一国两制”实践简单地套在台湾,因为“一国两制”在两地面对的问题具有本质区别。

  台湾的“一国两制”和香港的“一国两制”差别很大 
 
   刘国深说,“一国两制”更主要的是体现出处理矛盾的和平与双赢精神。香港的“一国两制”模式是中国政府和英国政府之间的事,而台湾的“一国两制”则是两岸中国人内部之间的政治安排。“一国两制”在香港解决的是主权问题,在台湾解决的则是治权问题,因此,“一国两制”的香港模式和台湾模式的差距相当大,这包括内政和外交方面,例如台湾拥有更大的国际空间、可以拥有军队,甚至还可以派员参加中央政府。
    “两岸之间不是简单地中央和地方关系的问题,这一点现在是越看越明确,”刘国深说,两岸在最终统一以后,中央政府一定是由两岸人民共构的,核心则是平等性和代表性,所以,台湾大可不必把香港模式套在自己身上。他强调称,未来大陆会更加努力地和台湾方面共同诠释“一国两制”在台湾的实践模式,其间具有相当大的想像空间。
     台湾勿再以零和思维看待“一国两制” 
     刘国深说,习近平主席此次在谈话中提到“一国两制”,很多台湾学者和媒体人感到意外,但实际上是他们的理解有偏差,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北京放弃了“一国两制”政策。
     台湾的“太阳花运动”和香港的“占中”相继发生,当地人以走上街头的方式挑战“一国两制”,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总书记重申“一国两制”精神的确可以起到正本清源、引领两岸思想方向的作用。既可阐明我方立场的重要作用,同时,还表明北京对台湾统派的坚定支持。
     刘国深说,“一国两制”是80年代初中国大陆从解放台湾到和平统一转向时的政治安排,在当时时代背景下是,这是勇敢的创举,是要给台湾当局以存在的地位,但是,当时两岸仍处在冷战大背景下,台湾当局依循的是“凡是敌人支持的我们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支持”的零和游戏思维,因而“一国两制”当时在岛内并未得到正面和、积极的和准确的解读。
     从80年代到90年代的十几年间,整个台湾社会对“一国两制”的制式反应是铺天盖地地谩骂和丑化,指称“一国两制”是矮化台湾、是企图吞并台湾,是要把台湾香港化等等。
     “在那个年代,我们能理解他们的心态,但当两岸关系进入和平发展新时期后,再用这样零和游戏的思维就显得落伍了,”刘国深说,两岸双方都要用历史的、发展的、全面的、辩证的眼光来看待“一国两制”。也就是说,我们在该项政策主张提出30多年以后,需要继续丰富它、完全它、发展它,双方可以深入研究和评估它的具体内涵和表达方式。对此刘国深认为,“一国两制”在原则精神和政治框架上到今天仍是站在历史发展前进的正确方向,并不落伍。
     “一国两制”是理想和现实的高度结合 
     刘国深说:“一国”和“两制”是理想和现实的高度结合,维护国家统一完整是我们的理想,而两种政治制度并存则是务实、灵活的政治安排”。
     他认为,八十年代提出的“一国”非常明确,即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在今天,在台湾方面接受“九二共识”、中国大陆牢牢掌握主导权的基础条件下,我们对“一国”的表述应显得更加自信,即在终极安排达成以前,“一国”的表述可以做到具有弹性,能够包容台湾方面的见解,并尊重他们的想法。
     完善和发展“一国两制”内涵要结合北京对台政策的演变,从最初的老三句“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份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到了中三句“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份,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容分割”,再到现今的新三句,“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容分割”,经过三次对“一个中国”表述的调整,台湾方面已很难对一个中国内涵提出正当的反驳意见,如果有些台湾人真的不想做中国人,那就另当别论。
     “共产党没有把‘中国’变成一党之私,而是明确表示,‘中国’是两岸人民共同的资产,共同家园”。刘国深说道,两制即两种制度的安排,国共之间的问题是内战的结果,是国共的先辈们为了国家出路,分别参考了美式的民主和苏联社会主义的模式后,提出的道路和模式,这一路线争执延续至今。但到了今天的这个阶段,双方都应肯定对方的过去,因为,现在已经到了不能整天紧盯着对方阴影的阶段,我们更需要发现对方阳光的一面。
     “阳光让我们的社会更具有活力,而阴影则让社会更加消沉,”刘国深说,须以新的观念理解两种不同的制度模式,先肯定对方积极的一面,吸收对方的正能量。
     台湾在1949年后走的是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大陆在走了很多冤枉路过后,终于走上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台湾曾经是“亚洲四小龙”,经济和社会上取得了很多令人瞩目的成就;而中国大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让中华民族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富足、强大和安定,因此,我们应很坚定地对台湾朋友说:“我们对自己的制度是有充分信心的”。
     他认为,我们在吸收台湾正能量的同时,也应从民生角度冷静观察台湾的问题。例如,20多年前,一个台湾大学毕业生的工资是22000新台币,到今天为止他们还是这个数;而在大陆,“20多年前中国大陆初入职者的收入是100多元人民币,到了今天,许多初入职的收入是当年的50倍,个别人甚至翻了100倍以上”。
     “谁在成长,谁在停滞已经一目了然,”刘国深说,大多数中国民众在享受到改革开放成果的背景下,我们不能轻易照搬台湾的发展模式,这一点就很多岛内的学者也表示认同,他们提出警告说现在岛内是在内耗、是民主的泥沼,陷进去就不能自拔,因此,照搬照抄台湾模式只能给中国大陆带来祸害。
     “把台湾的民主和选举搬过来,三个月就可以把大陆搞垮,”他说,把所谓的“新闻自由”搬到大陆,不出三个月就把大陆搞乱,这些话是台湾的许多有识之士提醒他的。因此,我们不得不进行冷静地思考,而相反,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也是处在发展和完善的过程,现在还不足以说服台湾的民众信服我们的制度,在这种条件下,目前两种制度合并成一种制度是有困难的。现在何不彼此珍惜、包容和欣赏,给予对方更大的空间和时间。
     刘国深说,我们这样做是为海峡两岸缔造更多平和、稳定及合作的空间,搁置暂时无解的问题,让两岸民众更加有秩序、便捷、低成本地进行交流交往,共同生活,以生活共同体的打造过程来形成共同认知、情感和价值观念,如是,只有经过了“正反合”的过程,两岸的共识才能达到新的高度。
     “关键是要丰富和完善‘一国两制’的内涵,尊重台湾方面不同的意见,”刘国深强调,大陆方面会很努力地推动和完善“一国两制”,但在这个过程中,请台湾方面勿再以零和游戏的思维,继续把“一国两制”污名化下去。
     如何让台湾民众信服两岸都是共同缔造的主体? 
     刘国深表示,在协商和谈判上,大陆从未强求对方承认自己为中央政府,这充分体现出尊重台湾的利益和地位,“在这一点我对未来具有充分的信心,大陆方面不会有矮化台湾的想法,”他认为,两岸合作与交流会秉持平等的精神,相信台湾民众也感受到了大陆的诚意,从而信服自己也是“共同缔造”两岸和平发展的主体之一。
     目前,“服贸协议”和“货贸协议”停滞阻碍了两岸关系向前,刘国深认为,这些事例恰好证明台湾也是两岸关系的主体,现在,两岸关系受到台湾政党政治的影响越来越严重,体现出台湾社会对两岸问题的瞭解还不够成熟,需要我们更努力地来做工作。
     “对此,我们具有充足的思想准备,”他说,老百姓的思想觉悟是有一个过程的,大陆会应气定神闲,保持积极的心态,不要让岛内的政党政治影响两岸人民的共同利益和福祉。
     对于两岸目前在香港问题上的针锋相对,刘国深表示:“希望媒体不要夸大两岸在香港问题、‘一国两制’和国际空间等议题上的分歧与异见,”他表示,一直以来解决两岸之间的内政和涉外空间安排问题就是台湾的立场,这就是“两制”要解决的问题。而在两岸充分沟通之前,存在分歧是一种常态,但随着两岸交流的推进,双方会更加瞭解对方的底线,更加瞭解对方的感受,进而会以“双赢”的态度来重新审视这些带有分歧的议题。
     此外,在习近平主席此次的讲话中,还特别提到“希望台湾同胞尊重中国大陆同胞的感受和心态”,刘国深认为,中国大陆的民众对统一也是有感受和价值追求的,中央政府在制定对台政策时会受到来自民众的压力,因此,必须考虑到大陆民众的心态。
     刘国深说,提出这一点是要让台湾的极端人士认清形势,不要以为台湾某些人可以予取予求,漫天要价,中国大陆也是有底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