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培养

台北之秋 ——在台四月的交换生活

时间:2014年09月18日 作者:管理员 分类:学子风采

转眼,在台四个月的交换生生活便这样华丽丽地过去了。九月,刚下飞机,迎接我的是一场台北的小雨,时有时无,没有浓烈的阳光,也不大雨倾盆,这种淡淡的舒适感正是此后台湾给我的感觉。

   从第一天进生活馆(小型超市)开始,无处不在的“谢谢”二字便常挂嘴边。无论你是店主还是消费者,我想一句谢谢包含着对彼此的尊重。开学前的消防演练是第一件让我印象深刻的事。台湾对消防演练的重视程度(或许台湾人习以为常)超过我的想象,也促使自己更加认真地对待这场演练。有综合讲习、有不同环节的“通关”,有趣味的盖戳认证,这种具体到个人的亲身体验是我过去不曾经历过的。如果没能赶上学校的集体演练,还需个人到相关单位报到完成,这让我感受到台湾人做事认真之外,多了一份信赖感,对消防员,对他人,对自己,在意外现场我们是不是可以更从容地行动?

   开始了在政大的学习生活,这里不如想象中的那般西式,也与大陆高校的教学存有差别。一个突出的地方是政大的老师对英文文献的阅读要求较高。无论是导读还是报告或是阅读笔记,同学们做得都很用功,而非传闻中的台湾学生不够努力,整天吃喝玩乐。

   一座魅力的城市在于她的多重性,除了秀丽的自然风光,艺文之旅也是不错的选择。在台湾有很多的机会和途径可以获取各类活动信息,餐厅、书店、捷运站、CITYTALK等等,信息的交流是顺畅而便捷的。台北很多的景点、博物馆和保护区是免费或收取不高的门票,这让普通市民能有更多的机会感受文化熏陶。即使校园里也有丰富的讲座和活动,很多配有免费午餐,我觉得这是很人性化的设计,使得午休时间既能享受知识的盛宴,也不忘填饱肚子。而活动的场所从室内到室外,在罗马广场上地政系的教授与同学们一同讨论起居住正义的场景留给我很深的印象。台湾的艺文活动重视体验和对话。只要愿意,你我都可以浸润其中,成本低廉。

   傍晚,骑着Ubike行走在景美溪边,看华灯初上,看操场上挥汗的人们,看外出散步的爷爷奶奶,看波光点点的水面,这一刻是静谧而舒适的。

   这里的人们很愿意表达自己的声音,似乎没有好、坏、高、低的意见,而是人人都有表达的权利。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个性,彼此的差异,从容忍到宽容到理解,在人人都有表达权利的时代,妥协却成了需要学习的课程。台湾人比我们更喜欢溯祖,很多人会告诉你他们的原乡、故乡和家乡在哪里,对于大陆来的我们,会想很久,给出一个“或许”的答案。

   开学之初的新生说明会上,出现“性别平等委员会”的老师挺让我意外的,某种程度上也说明在台湾性别平等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比我以为的要明确和实在得多,来台之前便听说台湾女性的地位很高,性别平等意识很强,这次算是见识到了,许多公共场合多贴有性别平等和防止骚扰的标识。公交车上的“防狼”口哨也是十分有意思的设计。

   台北人是热情的,当你向行人问路时,他们会掏出地图或是手机Google帮你找,虽然并不一定总能指对方向。即便是迷路,走在台北的街头,我也是安心的。

   台湾的志工让我印象颇深,虽未亲身参与,但看到周围的同学有参加慈济的书店义卖,跨年夜参与马路垃圾的清理工作,那一夜烟火秀结束后的凌晨街头,当看到这群义工时,说实话挺感动的。当一个社会中的多数人都自发愿意去参与志愿活动时,说明服务的意识已经深入人心。

   我的台湾小伙伴中有很多有一份或多份兼职的,比例比我在大陆的同学们要高挺多,在学校和社会之间他们有着较多社会新鲜人的阅历。

   我喜欢与开店摆摊的阿公阿嫲们聊天,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并不因日常工作的繁忙而放弃享受生活。政大一条街上的许多店面营业时间都是“任性”的,意大利面摊的阿姨去过上海、江浙,源士林粥铺的大叔早年在河南经商,林王鹅肉家每月一号免费送,丐帮卤味的叔叔记得每一位常客的口味偏好……这一切现在想起来都是温暖的。而通常,这些婆婆们也会将自己打扮得精精神神的,让我感受到台湾普通民众对生活的热爱和善意。

   这里有一群和我们一样脚踏实地的热爱生活人们。如果有机会我会再到台湾来,到全台走走看看。很喜欢台北的天,来了台湾之后总喜欢傻傻地抬头望天。将来回忆起在台时光,那里一定有湛蓝纯净的天和一张张笑脸,美好的台北之秋。再见。(柯娟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