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培养
台湾驻点见闻——吴思捷
时间:2018-11-08 浏览次数:10

  记得三年前离开台湾时,我在FB中说:再见了,这不会是最后一次说再见。我相信我与台湾的缘分未尽,就像异地而坚定到底的恋情一般,彼此守候着下一次的重逢。于是,选择台湾研究院,进入博士阶段的学习,成了水到渠成的事。三年之约,不长不短,相逢一笑,双方都有些变化。这是第二次,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既是旧相识,便免去了许多新奇与客套。该玩的上次已玩够,这次有研究目的,便想凡事以学习为主。同行的朱双一老师、刘奎老师都是为研究可以废寝忘食之人,面对恩师榜样,愚钝如我,也必须打起精神,拿出比大陆多得多的专注在资料收集上。刘老师常打趣:“和朱老师一起出门,不用考虑什么景点了,图书馆就是最大的游乐场。”朱师勤奋的故事,师门内外已听过很多,这次朝夕相处,才真正体会到何为“功夫不负”。刚来几天,老师怕我路生,还会陪我出馆吃一下午餐晚餐(其实又懒又贪吃的我,在食之“天堂岛”上,本能会迎着香味四处游荡);后面便不再下楼吃饭了,整午站在影印机前印材料。每次邀老师吃饭,得到的回答总是“你先去吃,我还要等这个印完。”这一等直等到晚上闭馆,才在住所旁的7-11买一盒泡面或便当解决。老师是移动的台湾地图,捷运线路、各大图书馆、书店方位无所不通,唯独对饮食不甚了了。一提到食物,只向我和刘老师推荐“台糖的花雕鸡泡面很不错,鸡肉大块,酒香甚浓”。其实他是情愿我多花点时间摄取精神食粮,然而无知的我总贸然回荐:“老师,那个XXX的卤肉饭很好吃,我晚上才吃过”;“XXX楼上有一摊刀削面很美味,中午吃的”;“XXX的大肠面线也很不赖哦!老师可以去尝尝!”还自告奋勇带路品尝,老师笑着说好。第二天中午,他依然在影印机前岿然不动,我只得惭愧地,继续服从肚子的使唤。

  老师生活细节严谨,对学问锱铢必较,对知识的摄取却从不计较,多多益善。每次出门,必备一台电脑一台扫描仪,书包总是鼓着的;去书店凡是需要必定一网打尽,因此买重过很多书;影印材料也丝毫不介意花销,能印就印(刘老师笑言:“原来以为做学术只是智力活,没想到还是体力活。”)。这对于常想着“轻装上阵”,容易丢三落四,缺乏时间观念的我而言,在课堂之外,也上了一次生动的“问学之课”、“生活之课”。当然,同寝之谊的刘老师,也为我解答了许多学问上的疑惑。因此要谈此行收益最大处,自然是老师们的学者风范,和对我在生活与学业上的提点与关照。这些言传身教,值得不断地回味、咀嚼。

  于台湾,毕竟故知重逢,除了做学问这一最大的目的外,我还抱有一些很个人的想法,愿意将此次行程称作“怀旧之旅”。三年前,我是因入中央大学交流的缘分而赴台半年,这次自然要故地重游一番。挑了一个阳光明媚的礼拜一,乘坐公共巴士抵达中坜。最想见的人,当然是中央男九舍食堂的保洁小美阿姨与她的丈夫。以前在中央,他们很照顾我,时常给我水果吃。为何选择周一?因为那天伯伯单位休假,他会到食堂帮阿姨做工。自中坜转运站接132号公车,一路风景旧曾谙。到学校已是饭点,不顾肚子叫唤,奔向食堂二楼,看到阿姨正在帮同学倒厨余。我喊了声“阿姨!”她转过来,愣了一下,才认出我,直说我变化真大。她经过之前的休养,腿脚比之前要好,身形倒是消瘦了些。见阿姨还在,心也安了下来。惬意地逛着校道,到后门吃了心念不已的“迷路意面”(这次不再迷路了),又顺着松林步道走到了文学馆,见到了王力坚老师与广一学长,再回到食堂与阿姨伯伯聊天。伯伯直说我和以前大不一样,以前是个孩子,现在成熟了很多,有男人的样子了。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说了很多过去的事,有机会应该再写一篇记下来。他们说我还能记着他们,真让他们欣慰,今晚很可能睡不着觉。一下午很长,也很短,太阳向西,他们也要工作了。我帮着出了点力,与他们告别。遗憾的是,因为手机网络的问题,没和丰岩学长约好,只能留待下回再见。

  另一惊喜是再见了黄子平老师。三年前黄老师恰好在中央客座,选修了他的课。没想到一晃三年,老师又来到淡江大学客座。连着两次在台相逢,真是不小的缘分。由于忙着找资料,只来得及听他两次课,意犹未尽。我很享受捷运淡江沿线的那段路程:云朵奶油般从山顶溢出,接连纯美的远天。往下是一片生机漫绿,台北的高塔楼群反而成了其间点缀,倚于群山环抱之中。这个视角看台北城,最是小而清新,比起101塔尖俯视美好得多。除此之外,因为研究徐复观的缘故重返了东海大学,面对路思议教堂的遐想,以及幸运地撞到了S.H.E在自由广场组团十七年的露天演出,都是旅程中的美好点滴。

  想不出什么结束的话。正如这不会是最后一次赴台,对台湾的思考,言不尽意,只能以“未完待续”暂且脱身于此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