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培养
日本驻点见闻——王昱敏
时间:2018-10-19 浏览次数:13


在将要飞往从未踏足的领土前,总是充满好奇与想象。无论是对于历史中的日本、文人剧作家笔下的日本、还是动漫中二次元的日本,我都想更真切地感受,也试图更客观更理性地看待这样一个民族,这样一个国家。

此行受到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资助,我们以名古屋为驻点,在爱知大学进行驻点研究。我带着学术任务而来,试图寻找日据时期有关留日学生演剧的相关资料,在黄英哲老师的细心引导与指点下,由学者濑户宏、柳书琴的专著出发,按图索骥,寻找20世纪上半叶中日戏剧交流的资料。爱知大学藏有丰富中国研究的相关资料,借阅、调阅、数据库也十分方便。

在图书馆,我为热心周到的服务所感动,后来逐渐发现这种,谨小慎微与客气礼貌深入他们的骨髓里,当客气达到一种极致,在中国人看来,不免显得有些疏离,但我仍尊重这样一种克制的美学。而在细致谨严的性格的逻辑下,也就不难理解其“匠人”精神,以及为何十八年间能产生十八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日本在如公交、洗手间等公共设施的设计上,都尽可能地人性化,特别是残障人士的专用通道。且就生活的小处而言,垃圾分类就十分值得学习,每个人的细节管理大大降低了社会成本。

7月中旬,爱知大学举办了“全球化视野与在地性思考”学术会议,其第二天的工作坊,台湾日本及北美的学者济济一堂,用中文展开了非常扎实的学术研讨,日本人的严谨性格又再次体现在学术研究与写作中。听闻王德威老师参会,便询问关于北美“保钓”运动的相关问题,老师既惊讶又欣慰于大陆学生对此议题关注,并指出郭松棻作品的重要性。

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为了踏查东京筑地小剧场的原址,搜集相关的资料,我决定在驻点结束前探访东京。足迹踏过早稻田大学的坪内逍遥博士戏剧纪念馆、东京筑地小剧场旧址,并在日本近代文化馆、神保町书店街发现了许多日本左翼戏剧的书籍、刊物,此行匆匆,只能记下重要信息日后再访。一个月的日本之行让我更深切地感受到了与中国既相似又不同的日本社会文化。而今天的我们,需要铭记历史,也不能忽视当下。





Top